追蹤
GENE+ 基因創意
關於部落格
廣告就是一場冒險,至今我仍不覺得安全......
  • 192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鬥牛

*** 「看來『MIX』在每個位置上,都恰恰好是『The Hurt』的剋星呢!」A說。 「所以算是能有效的壓制囉?」 「看起來是這樣的沒錯!看看各位置的比較表,」B在面前的螢幕上,徒手劃出一個方框,我們兩方的陣容就成為黃綠不同的亮點,出現在上頭。 「『The Hurt』最高的『紅毛』不過185,但是『MIX』有兩個超過185的,而且『The Hurt』的攻擊著重在紅毛的內線,但看起來他拿『BIG』沒輒。」螢幕上顯示出各項數據的比較,跑動的數字條就像百米賽跑一樣,黃點把綠點遠遠拋在後面。 「那後場就不用說了,『MIX』的『矮子』根本就不是『The Hurt』最速度最快的『DNA』跟得上的,而且在組織性上,矮子他在組織隊型這位置上,也比主力攻擊手DNA好上很多。」螢幕上黃點所分支出去,對其他黃點的組織能力數字,比綠點只有攻擊能力超群的數據,好上很多。 「最後,『MIX』的『王牌』絕對是最有效的壓制武器,『The Hurt』全方位的『ASO』,跟他比起來完全是不同等級的對陣。」螢幕上綠點的綜合數字其實已經很突出,但是黃點在每項數據上,就是硬比他漂亮更多。 「所以,BIG贏紅毛;矮子贏DNA;王牌贏ASO;看起來『The Hurt』完全沒有反抗之力啊!」B看著面前的對陣圖,看起來一臉欣喜。 「不過,籃球場上有一句話『球是圓的』,就是分出勝負之前,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的意思。所以我們不能太快下定論。」A做個平衡式的說明。 「你說的沒錯,就讓我們看下去吧!」B說。 *** 「DNA,等一下我會卡住那個大塊頭,你就切進來上籃。」 暫停的時候,紅毛氣喘吁吁,防守那個BIG好像找不到方法,所以他把攻擊的任務交到我的手上,但事實上,我也好不到哪去,被死矮子黏得死死的,力氣都花在跟他賽跑上面了。 才開打沒多久,我們就落後7分,凌厲的攻勢,我們好像被打亂了手腳,暫停一結束,他們的王牌一個箭步就從ASO右邊切進籃下,ASO就像被作法定住一樣來不及反應,在我還沒趕上補位之前,他已經起跳,飛在空中…準備出手! 紅毛也跟著起跳,幾乎已經檔下他的投射路線,卻只見王牌把拿球的右手收回,在落地之前就從空隙把球傳到籃下的坦克--BIG的懷裡! 在籃下讓BIG拿到球,就等於直接計兩分一樣的意思。 那就毀掉它! 在大塊頭舉起球之前,「啪!」的一聲,我重重的連手帶球整個拍下來!當然跟著哨聲響起,我犯規了。 「你別這麼輕易讓他切進來,他到籃下我們就沒戲唱了。」我對著ASO說。 ASO撇了撇嘴,不看我。 大塊頭投籃沒進,球就不偏不倚的落在ASO手裡;我趕緊快步退向三分線,球在我踏到三分線外時傳至我手上,沒收球我就直接往籃下傳,又直又快的射線,眨眼間就傳到了往籃下跑的紅毛,他起跳,在BIG壓上來之前把球往籃框扔去,「唰」擦板得分!而且那個死胖子還賠上一個犯規。 「耶!」我們三人一同大聲歡呼! 在罰球進了之後,紅毛把分數拉近到只剩4分,時間還有很多,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只是看著計分板,我心裡卻有一種鬱卒難伸的感覺。 我被那個矮子纏得心煩意亂,很多該進的球都丟了,我們6分,但其中我1分也沒有;這對一向是攻擊主力的我不啻是一種侮辱,我被壓制了嗎?被守死了?被一個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的小角色守死了? 雖然我不排斥助攻的角色,但只有這樣我實在很鬱卒。 自從佔領這個主場,我們『The Hurt』過去一向是所向披靡,外來挑戰的全被我們消滅,除了速度最快的我-DNA之外,我們有鎮守籃下的中鋒紅毛、全方位的前鋒ASO、還有專門負責外線的投射的「秘密武器」HAN做替補,這個陣仗稱霸這主場這麼久,若這一仗落敗,我們一切就完了。 *** 「喔,看起來『The Hurt』好像開始反擊了?」B說。 「應該不會,『MIX』可以說是最強的挑戰者了,絕不會只有這樣。」A搖搖頭。 「我也不希望,畢竟『The Hurt』實在是太囂張了。」B顯得有點忿忿不平。 *** 果然『MIX』不會就這樣束手就擒,球一發進來,他們的王牌就撲了上去,眼露凶光,放低身勢,一副就是要守死ASO的樣子,ASO立刻將球傳給我,奇怪的是,我眼前竟然沒人防守......? 我什麼也沒想就往籃下衝,前方那座牆猛然地向我接近,BIG撲上來讓我眼前瞬間一片黑,我立刻向上躍起,身體很自然的急速停滯,就在前方大放光明的同時將球投出,球面絕佳的觸感和出手時完美的節奏感...... 這球進了!...... ......「啪!」 那隻粗壯的右手,就這樣硬生生把這個完美的曲線切斷。 我睜大不可置信的雙眼,就這樣,我的攻勢被阻擋下來。 就在大家還沒有回過神時,那個矮子已經接到球,馬上起跳投進一個中距離,比數拉大到6分,那個火鍋帶著十足的士氣,助長了他們的氣焰,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我一分未得的結束上半場。 中場的時候,ASO及紅毛讓我坐在一邊,一句話也沒指責。 「嗶~~~」 下半場開始,ASO和紅毛走上場,但是臉上的表情好像死了老爸一樣,倒是『MIX』神情自若,好像是來參加一場筵席一樣。 我們的『HAN』跟著跑上場,ASO見狀,用那疑惑的眼神看我,我點點頭,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跟HAN說: 「現在你換DNA,知道你的任務是什麼嗎?」 「投籃。」是的。 『MIX』露出一副看小狗的眼神,我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畢竟HAN又瘦又小的身材,不真正跟他交手不會知道他的厲害的。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惡夢般的反攻! 只見球在空中劃出完美的弧線,拋物線的頂端正好是太陽光線的臨界點,球在那一瞬間強光的消失後,已直接出現在籃框的正上頭,時間彷彿就像停止一樣...... 再啟動時,「唰!」球已破網。 這已經是HAN的第三記重傷害,上場後第一個投籃沒進之後,接下來就是連續用三個跳投得手,這之間『MIX』只投進一球,紅毛和ASO拼命為HAN防守、抄球、擋人,而HAN一拿球就往籃框炸,在他們還沒有回過神來,我們已經只剩兩分的差距。 「原來那傢伙才是他們的王牌,真的好準......」王牌喘吁吁的說。 「不過他好像只會投籃……」矮子卻已經看出端倪。 他說的沒錯,HAN就是只有外線的死光攻擊,這一千零一招而已,他不會上籃,也不會防守,但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差距已經是可以追得上的了。 「唰!」 又一記從三分線內一步往籃框畫出的曲線,追平。 *** 「我的天啊!『The Hurt』竟然有這種秘密武器?」A抱著頭說。 「之前......HAN只上場過兩次,不過他除了攻擊,真的沒有其他能力。」B快速的點閱之前的紀錄:「而且就是這樣,上場就狂轟......」 「那『MIX』真的會這樣就被轟倒嗎?」A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 「倒也不會......紀錄上他上場的時間,都沒超過3分鐘。」 *** 「暫停。」 HAN信步走下來,直接往我這裡走過來:「我的任務已經達到了。」 「謝了。」我與他擊掌。 HAN相當清楚自己的缺點,他的作用就是上場殺個對方措手不及,但是接下來對方將緊迫防守他,他若不能投籃,那麼在場上就等於是二打三一樣。 我走上場,撇見對方似乎不經意的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這種輕視,讓我真的很難受,不過我剛剛讓HAN上場除了追分以外,其實我還有另外的用意。 平分,暫停過後球場上多了一種詭異的氣氛。 對方的王牌拿到球之後面對我的防守,我動也不動,他似乎不太習慣我沒有積極的防他,臉上出現了遲疑......我就突然出手,一下就把球拍掉。 王牌顯然嚇了一大跳,在那空檔我已經將球撈起,直接從他右邊切入,BIG好像沒有看到我似的,我直接上籃。 終於得分了……!同時這也是整場我們第一次領先。 換邊時,竟由BIG來洗球,當然紅毛被拉到了外面,這是有什麼詭計嗎? 果不其然,球高吊到籃下,王牌似乎對剛剛的閃神不太滿意,現在打算硬吃籃下,技巧超群的他在籃下的威力可能比BIG有更多攻擊方式,但是上半場一直沉默的ASO終於用他的冷靜,解釋他上半場的沉默。 就在王牌躍起的那一刻,ASO等待了就麼久的機會就是這個,時間差抓的剛剛好,就在最高點,把王牌的剛出手的球,整個拍到場外去。 「嘩…」場邊起了一陣驚呼。 「觀察多久了?」 「整個半場。」ASO說。 球發進來,『矮子』好像還沒從剛剛目睹那個火鍋裡回神,竟漏了球,讓紅毛輕鬆撿到,回傳給我。矮子立刻跟上來,但那一鼓固執不容許我停下腳步,沒有太多的思考,直接切了進去,但是前面的BIG卻面帶微笑,準備重演剛剛的慘劇。 但是......時間停止了。 不,是我停止了,就在BIG前面兩步的地方,我的極速稍微慢了一下,突然陡降的速度,在相對的時間裡,就跟停止一樣!BIG遲疑,該跳不該跳?我馬上往右邊低身,再加速,就在他高舉的左手腋下消失,沒什麼跳,就把球送進籃框。 就是這個了,我的二段式加速上籃,對動作慢的傻大個兒最有用。 我們的氣勢正旺著,相對的『MIX』似乎有些慌張,投籃沒進,ASO搶到籃板球,背後傳球給罰球線附近的我,就這麼輕鬆的,同樣的方向、同樣的角度,同樣的節奏,二段加速讓我再從BIG的腋下,上籃得分。 領先六分,『MIX』終於叫了暫停。 *** 「不會吧?」B一整個難以置信。 「在這裡,果然還是只有DNA能主導戰局,這是他的主場啊。」A眉頭深鎖。 「難道『MIX』真的沒有壓制他的辦法嗎?」 「這讓我想到醫學上的一個說法『免疫力是最好的藥,也是最殺的毒藥』,這根本就是描述DNA他在這裡的主宰能力啊......」A像是在喃喃自語。 「戰局已成定局嗎?」B問。 「不過......雖然位置不同,BIG就是『MIX』裡,唯一能壓制他的武器,這點我到現在,還是深信不疑。」 *** 從我們這邊看過去,BIG一直被另外兩個隊友指指點點,對於剛剛連續被我切入得分相當的不爽,大個子默默的被他們念著,一句話也不說。 但是即使剛剛我這樣連續得分,並不表示我們就會一路贏到底,畢竟我們現在所採取的算是”奇襲”的戰術,等對方回過神來,他們的實力高我們一截,並不是假的。 我們這裡也必須做點調整………我把ASO叫過來。 比賽開始,『矮子』控衛一接到球就嚇了一跳,因為防守他的不是同樣位置的我,而是ASO,足足比他高了12公分,他趕緊把球往籃下吊,BIG接到球,就用最直接、最讓我們崩潰的方式:直接硬上,得分。 籃球賽場上,有一種招式叫「身高」,對我們來說,那絕對是像「外掛」一樣的絕招...... 現在我狀況正好,紅毛一拿球就往我這裡傳,左邊45度角,無人防守,我卻竟然選擇切入籃下! 這是一種固執,我想看籃下的那座山怎麼防守我的二段加速。 沒想到,他竟然又是兩手張開,就這樣擋在我面前? 他是腦子壞掉,沒有收到我剛剛的警告嗎?照理說連續被同一個招式得分,應該會有所警覺,不能再讓我切入上籃才是?但很明顯,他是愛上打我火鍋的快感,如此執著於我會用跳投來讓他搧,所以就站在那邊不動,等我上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除了二段加速這招,就沒辦法打敗你嗎?不信邪加上可笑的固執,就這樣切入到他面前。 總之,不防我其他得分方式,就是要打我火鍋是吧?這種挑釁真的是無法接受。 我急停,跳投! 但我似乎看到了他的微笑……… 「啪!」 好響的一聲,那聲音,好像是複製了我腦海裡的某種印象。 我摔到了地上。 這球就這樣飛到了三分線外,王牌就這樣不偏不倚的,接到了這個火鍋,看來似乎有些燙手,只見到王牌拿著球高高躍起,衝過來使盡吃奶力氣要防的ASO伸長了手也搆不到,他在最高點出手,這一球張開了翅膀……飛過了紅毛、BIG.........飛回到了我面前的籃框。 我張著嘴巴看著他破網。 卻竟然連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三分球。 那個火鍋似乎把我們打亂了,被那個矮子後衛抄了球,在我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時,矮子後衛已經往籃下要衝,被ASO從後面犯規把球拍掉,然後ASO一面搖頭,一面叫了最後一次暫停。 「你可以再任性下去沒有關係。」ASO看著我,語帶威脅。 我聳聳肩,不想說什麼。 「現在我們雖然領先1分,但是他們還有時間可以反攻,現在接下來最重要的就是……」 「我要搶進攻籃板球。」ASO說到一半,紅毛就接了下去。 他眼裡中有一鼓未曾見過的深遂。 矮子自從開始受到ASO的嚴密防守之後,整個組織就出現問題,12公分的身高差距讓他幾乎看不到隊友,只能滄琅的把球傳出去,王牌接球後面對我的防守,直接投籃,不進! 紅毛用力一跳,跳得比BIG還高,把球紮紮實實的抱了下來!卻被大個子一掌拍掉! 「犯規!」紅毛大叫! 但哨聲沒有響,還沒回神,BIG在籃下以近乎灌籃的姿勢將球放進籃框。 在終場前24秒我們竟然被趕過去了。 *** 「逆轉了!」A幾乎要跳起來。 「你說的果然沒錯!BIG不管是進攻或防守,都是關鍵啊!」B豎起大拇指。 「雖然『The Hurt』變更了防守位置,矮子完全被ASO死守,但是這也是他們的失策,因為就算失去了組織,但光是靠BIG對紅毛單打的優勢,就足以讓他們『MIX』立於不敗之地。」A點點頭,終於露出笑容。 *** 雖然只是1分的差距,但是難追的程度就像賴蛤蟆要追天鵝一樣,這時候兩方都不能出現失誤,一個失誤,就可能讓整個情勢翻盤! 其實時間只剩20秒,只要矮子能把球控制好,就算不再傳球或進攻,比賽也能就此結束。 但是ASO將重心轉到死盯矮子的效果,現在終於展現出來,他根本甩不開ASO的長手長腳,終於停止了運球,只好把球再往籃下傳。但對他而言,ASO的手是一道無法跨越的高牆,ASO一往上躍就把球給攔了下來,在矮子驚訝的眼神上頭,還沒落地就將球傳到我的手上。 盯著我的王牌像瘋了似的撲了上來,我沒多想什麼,直接在中距離跳投了。 但是球在空中劃出的完美弧線,我隱約看到,王牌的中指指甲好像破壞了這個無瑕的曲線...... 「框!」 球彈了出來,往BIG的上空飛去,在這190公分的大個子跳起時,命運幾乎已經落下了槌子.........BIG的兩手已經碰到了球......... 紅毛一隻長手竟然從後面伸出,將球向上撥掉! 與落地的同一個瞬間,紅毛的過人的彈性爆發,再跳一次跟『MIX』趕上來搶球的王牌在空中相撞,將球又撥一下後落地,馬上再度起跳,這一次只有紅毛又飛向空中,把球給抓了下來! 連續三次的瞬間跳躍!紅毛讓大家見識到真正強力籃板王的威力! 在時間只剩下2秒的時候,我接到了紅毛傳過來的球。 而BIG就這樣站在我的前面,一如過去他面對我的一貫防守動作。 還有什麼好思考的嗎? 直接起跳,準備出手,但全場、可能場外的世界、可能地球之外的世界,都看見了BIG嘴角再度氾起的微笑,像是跟我約好了似的,用他全身的力量起跳,準備想給我第三個鍋子,同時也是結束的鍋子,所有人張大了嘴巴,這一秒鐘好像走的特別慢。 我不曉得我停了多久,只知道,在這一小段空中的時間全部慢了下來,我看著BIG的手遮到球的彈道,在球的前方尚未大放光明的時候,用最後一絲力量,將球脫手,旋轉的球,就在BIG的手指之上,近乎零距離的上頭,往它該去的那地方再度畫出一道拋物線......... 「不要啊~~~~~~」 這喊叫好像不是從場內來的,好像來自......我們生存空間以外的喊叫...... 「唰!」 這一聲我聽的可清楚了。 *** C走進來,看到A與B頹喪的坐在椅子上,螢幕上黃點已經消失,只剩下綠點雀躍著,C看著這一幕,顯的有點驚訝。 「你猜怎麼著?」A問,C搖搖頭。 「DNA最後的反擊超越了BIG的數字,逆轉,結束。」B眼神空洞的說。 「也就是說,我們最後還是敗在病人自身的免疫細胞上,就跟上次一樣。」 螢幕後方,一個昏迷中的人,就躺在冰冷的白色手術檯上,他身上各個部位都插滿了線,並且連結到前方的螢幕裡。而這人的靜脈,插著的管子末端,有著一瓶點滴,上面的藥名:「MIX」。 「連『MIX』這種針對三個病源分別開發的新藥,還是失敗了。」 「這就是『The Hurt』這種病毒,最恐怖的地方,它將人體最強大的免疫系統,變成病源,不只殺掉自己的細胞,也殺掉來治療的藥物,唉,保護病人的免疫系統竟然變成無法消滅的致命毒素,真是諷刺。」 「不過,拜這種新顯影科技所賜,我們至少看到『MIX』幾乎快成功了,我們再改良一下,下次的藥一定能有辦法治療!」 「真的,這種新科技把藥物與病源在體內的對抗,以籃球賽的方式顯影,我們至少可以看到他們是如何作用,什麼病源可以用什麼藥物壓制,壓制過程會發生什麼事,會有什麼結果,都一清二楚!有這種新的顯影科技,研發藥物變的容易多了!」 「所以,妳們從這場比賽裡,看出端倪了嗎?」C拍拍兩人的肩膀。 「有的,『BIG』對免疫細胞有一定程度的壓制力,但是『紅毛』與『ASO』的化學作用,還是能讓免疫細胞更加強大,但我已經知道要加強哪些方面了。」A說。 「還有,我們的確忽略了『HAN』那個專職攻擊的隱性病毒,我們要針對它再做努力,至少可以讓免疫細胞調度無門、孤立無援。」B同時自信的點頭。 「那就繼續加油吧!」 他們再度埋首於電腦與儀器前,實驗室裡沒了講話的聲音,只有病人頭上的黑色螢幕裏,那個像是籃球、又像是個籃球場的白色病毒,隨著實驗室裡頭各種儀器所發出各種冰冷的滴答聲,安靜的轉動著。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