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GENE+ 基因創意
關於部落格
廣告就是一場冒險,至今我仍不覺得安全......
  • 190548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廣告鏡子】卡到"英"

「所以今天開什麼會?」創意總監 - 符哥,把可以旋轉的椅子當旋轉木馬,轉了兩圈才發問。 「今天的會very Easy!就是要討論Nokia這次的Campaign,我們已經寫好Proposal了,希望大家針對Consumer insight部分討論一下,叫創意部參加的原因,是希望你們也給點comment。」 「Com 什麼?」 爆宅的資深藝術指導(SAD)豪哥抬起頭,從他一直瞪著的漫畫書裡。 「Comment!意見!叫你們給點意見~」Benson白了他一眼。 「副總會參加嗎?」IMC部門的企劃Amanda翻了翻企劃案問。 「我已經通知他了,他說他知道,叫我們先開始。」 小AE Dove多芬,回答得一副精明幹練的樣子【對了,她姓貝】。 「這個Campaign是要做什麼的?」我轉著筆,心裡掛念著我按了暫停的PSP遊戲…… 「OKOK!這個Campaign是Nokia的年度Schedule裡的Main Part,要為Nokia 9999這支新的智慧型手機做promote,我們的Target是剛出社會的Young officer。......So!我們……」 「欸欸欸…等等……」符哥打斷他的話:「你滿嘴的英文我看有人會有障礙,」 他瞄了旁邊阿豪一眼,不過阿豪就像在漫畫裡入定了似的完全沒反應,符哥繼續說: 「我們的話裡面怎麼老是夾雜英文單字啊?這樣有比較利害嗎?」 這話一出,大家都把眼睛擺到符哥身上,尤其是曾經留學英國、自認為英文才是先進人類的第一母語的阿章…呃,Benson,更是瞪大了眼睛。 符哥發現焦點好像跑到他身上,聳聳肩,開始繼續胡說八道: 「阿大家都台灣人,為什麼講話就一定要落英文咧?難道大家不覺得我們做廣告的老是滿嘴英文術語、ABC的,外面的人聽起來很矯情嗎?」 大家都知道符哥是高梁當水喝、嚼檳榔當嚼口香糖那一掛的,不過這段話還真的發人深省! 「Come on!我們是做廣告的吶!有點 level 好不好!」 阿章…Benson相~當的不以為然。 「對啊!而且在客戶面前,說點他們聽不懂的英文看起來比較專業!」 多芬小AE附和著,旁邊的Benson對她認同的點點頭,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她能這麼得寵了吧。 「要不然來玩遊戲!」我開玩笑的說: 「來玩…不能講『你我他』的遊戲,我們待會兒都不能講英文,講了就罰錢。」 廣告人工作忙碌,但私底下還真的是窮極無聊,尤其是平常用來打發時間的遊戲,更是幼稚到了極點,像現在這個提議就是……但礙於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知道,很多遊戲就不能只是說玩玩而已。 「欸好喔好喔!」小AE多芬第一個跳起來贊同:「好像很好玩耶!」 Benson把眉毛弄得一高一低的,用一個非常狐疑的表情,看著前幾秒還很贊同他的小女孩。 「…我也覺得好玩,好啊來玩……」「OK!誰怕誰啊!」「來啊來啊…」…… 大家沒什麼掙扎……除了Benson以外,大家沒什麼掙扎就通過這個提議了! 「所以…要怎麼玩?」 Benson也加入,這倒讓大家誇他有種。 最後決定,說一次英文罰100塊,字母也不行,以次計費;本來只是10塊50塊的,但對這一群頑劣至極、烙英文成性的廣告人來說,不罰多一點是沒有效力滴!會議結束後罰的錢,就由沒被罰錢的人通殺。 【當然,如果大家都講了英文,那罰金就變成公基金,買東西給大家吃了!】 所以,你不但自己不能講,你還得引誘別人講,這樣的遊戲還真是刺激啊! 「那……『阿章』,會議就開始吧!」 符哥一副正經得很假的表情,他終於有機會可以光明正大的叫這個名字了! 「咳…我們這個Pro…”企劃案”!就是No…No……」這下可好,客戶的名字就是英文,真是始料未及,Benson抗議:「欸!這樣怎麼討論!客戶名字就是英文!」 「好啦!可以講官方的中文翻譯沒關係,No…客戶就是”挪雞鴨”,這樣大家沒意見吧?」 會議進行,就看到平時講話溜的很的Benson,忽然間變成一個外國來的阿斗仔,一句話吞吞吐吐的,好像每個字都要在大腦裡轉個兩圈才能出閘一樣: 「…諾基亞對於這個年度的Camp…呃,廣告活動,想要Cre……”創造”一個話題,針對剛出社會的Young…是”年輕上班族”……主要的Me…媒體,媒體是in…網路……恩……痾……他們有打算用Te…痾…代言人,來拉抬活動的Att…吸引力,嗯...目前已經有鎖定的明星了!……呼~~」…… 講完,Benson竟然拿出手帕擦汗。 大家真的都有點傻眼,真沒想到這樣一段話可以讓一個台灣人講到上氣不接下氣、近乎往生的狀態,每個人忍著笑卻不敢笑,尤其是平常就愛笑的多芬,忍笑的臉好像快要抽筋了一樣。 「Benson…」CD符哥笑出聲來調侃他: 「你要不要吃一下藥啊你?哈……啊…」 但他沒有笑完,尾音逐漸衰弱,笑容像是想到什麼一樣,逐漸僵掉。 「厚!講英文了!」小AE跳起來,開心的拍桌子:「符哥叫Benson的名字了!」 「噗哇哈哈哈哈……」 大家都跟著爆笑出來,小AE多芬趕緊把嘴摀住,接著懊惱的坐下,旁邊Benson看著他可愛的小AE,翻白眼搖頭。 Benson你真行!一個大舌頭竟然凹到200塊!真不簡單! 符哥拿起筆,在白板寫下在場每個人的名字,然後在自己跟多芬的後面各畫一劃。 「好啦!從我的例子就可以知道,大家以後不要隨便取笑別人,知道了嗎?」 「是~~~~~~~~」大家還沒笑完。 「欸,你說客戶鎖定的代言人是誰啊?」 Amanda蓋上企劃案問,但剛剛她就是在看『代言人』那一頁。 「妳剛不是翻到了,就是Li…呃……」 Benson才說就隨即停下,然後嚇一跳的指著Amanda大叫:「妳~~妳這奸巧的女人!」 Amanda跟多芬兩個笑的花枝亂顫,我不瞭,大家把翻企劃案到「代言人」那頁…… 代言人是性感名模 - Liz。 我還真不知道她有沒有中文名字……真的是險惡啊…這人心! 「所以用Li……用這個代言人來宣傳諾基亞的9999,用網路作為主要的媒體,大家想一下可以怎麼玩?」 「如果是在代言人的部落格上,放那種…私密影片呢?」我提議: 「就是我們可以拍像針孔攝影機的影片質感,感覺像是窺探Li…痾,窺探代言人那樣,因為我們的Tar……我們的”目標對象”多會是宅男,他們應該會很有興趣,我們每週都放一篇,讓網友發現她做很多事情,其實都是用No…,諾基亞!用諾基亞這隻手機,每篇設計一段劇情,講一個功能這樣。」 靠!真的自己講話才發現,若不注意,錢真的會在不經意中,長出翅膀飛走。 「所以……喂!豪哥!」CD符哥轉頭,用手肘撞了撞埋整段會議都沒抬過頭SAD: 「問你這個大宅門比較準,你對這代言人的私密生活影片有興趣嗎?」 豪哥掛著大黑框眼鏡的臉從桌下浮上來,瞇著眼問:「代言人是誰?」 「沒在聽,就Liz啊!」我翻白眼回答他.........! 啊! 全場又是一陣「厚~~~」「抓到啦!」……我的嘴巴閉不上,嘴腳抽畜,手還停在半空中,眼睛看著符哥站起來,邊嘆氣邊在我的名字後面畫上一劃。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言多必失?」 豪哥看了我一眼,冷冷的丟下一句話,然後低頭繼續看他的漫畫。 Liz我恨妳!以後妳的性感照我都不要看,妳要不要去取個中文名字啊妳? 「那個…多芬,」Benson清了清喉嚨,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妳來放投影片,然後跟大家講解一下我們目前pro…咳,”企劃案”的進度。」 哇咧!這Proposal投影片是Benson作的,他寫的上面當然超多英文單字的!雖然他今天本來就打算讓多芬來簡報(算是給她練習),但這個時機叫她講,小AE一個月才領多少啊?她簡報完大概這個月薪水也沒了,這跟推小女孩入火坑有什麼分別啊? 「喂~這樣太賤了啦!」Amanda都看不下去了。 「我……」 Benson看多芬水汪汪、已經準備要朦朧的淚眼……「唉,好啦好啦我講啦……」 頭已經洗一半了,還是自己入地獄吧。 問題最痛苦的不是他好嗎?是我們這群聽他簡報的人,Benson根本是用翻譯機的速度,一個字一個字,深怕碰壞了什麼似的,小心翼翼的把他的Proposal給「唸」出來,講的吞吞吐吐、哩哩拉拉,音調語調也奇怪到不行,叫一個外國人來講中文說不定都沒這麼詭異…… 「好啦好啦!我們自己看好了!這樣下去會開不完!」 Amanda聽的頭昏眼花,只好先阻止魔音傳腦,然後翻著企劃案,接著說: 「你對目標對象的in……我是說 陰間的『陰』,棒賽的『賽』……」 大家轉頭看他,不知道她在說什麼……,然後才突然想到insight的中文解釋。 「洞察,你對目標對象的洞察,有寫到『雖然喜歡宅在電腦前,但心底其實會羨幕別人有很多一起出去玩的朋友』,這點你有什麼根據嗎?」她一本正經的念完,然後還補一句: 「就在你『破破嗽』的第12頁。」 大家都靜了下來,好像是因為她這個有深度的問題在思考…… 「這樣不行……」Benson深思後回答她。 「對!光是寫這樣沒有根據是不行的,你應該先做個訪談…」Amanda講到一半… 「我是說用中文來念英文這樣不行。」 大家頓了一下,然後全部爆笑出來! 「為什麼不行?我唸的是中文啊!」 Amanda大聲抗議,這可是她想了許久的方法耶!雖然她自己也在笑,不過事關新台幣,她還是得爭取。 「妳這樣就只是像英文不好的人唸英文,用中文拼音,但它還是英文啦!」 我笑到岔氣,講出Benson笑到開不了口,只能用不斷搥桌來表達的話,然後看到符哥按著肚子,在Amanda的名字後面畫上一劃…… 突然門打開,副總走進來,在最靠近門的位置上坐下,看大家笑成這樣: 「這麼熱鬧?這個meeting有那麼有趣喔?」 「厚~~副總也講了!200塊拿來!」多芬用力拍手。 「我們在玩不能烙英文的遊戲,現在已經有……400塊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把剛剛的爆笑跟副總說,不過大家都瞭,以副總小氣聞名的個性,還有他平常也很愛烙一些帶著台味的「英格利許」,他如果玩穩死的!一定會輸到脫褲,他應該不會想參加。 「欸有趣喔!那參我一咖!」想不到他挺有興趣! 「不要啦副總!你已經為公司做這麼多事了,為你好,你當裁判就好了!」 這個Amanda,平時拍馬屁就是當拍手一樣拍,現在可是她展現的時候。 「妳是覺得我會輸嗎?」...這下狗腿拍到屁股上了。 「欸!在場有幾個主管?連我三個嘛!要玩玩大一點怎樣?」副總說,Benson跟符哥都驚了一下! 「我們主管如果講到英文,就罰3倍300,如何?」 符哥大搖其頭:「阿?~~祙凍啦!阮也有家要養吶!」Benson在旁邊點頭如搗蒜。 「靠!身為主管有點guz好不好?」 他的guz顯然沒有反映在他的言論上,這已經烙了英文了~ 不過在場好像沒人說什麼……副總繼續大放厥詞: 「要不這樣!你們兩個3倍,我的話就看當時賭金多少我直接那個數目!」 哇賽!果然是大廣告公司副總的"氣口"!人家這麼豪氣了,大家還有什麼好說的,當然歡呼吆喝加鼓掌通過! 大家繼續討論企劃,副總這時低下頭,不發一語的開始翻看企劃案,聽大家討論;然而隨著會議進行,賭金也持續增加,因為不知道為什麼,這真的是很難的一件事,就算你再小心,在發言時,總是會時不時的,脫口讓錢錢跑掉…… 「……關於這個,你們Account應該要先跟客戶討論。……啊!」___符哥,300元。 「……這個點子不錯,但是客戶的Budget沒這麼多。……」___ Benson,300元。 「……要找還不簡單?上網『咕狗』一下就有……了……阿!唉…」___Amanda,100元。 「……喂!我們IMC又不是市調部門,這個沒資料啦……嗯?」___ Amanda,再100元。 「……到時候我會在公槽開個folder夾,資料都在裡………」___多芬,100元。 「……哪一個公槽?」我問,多芬回答:「S槽好了……阿!你好奸!」___多芬,再100元。 「……到時妳再存客戶的文案到我的夾。」我說,多芬回答:「你的資料夾在哪?」 「……在公槽裡,大概中間有個Gene………嘖!妳……!」___我,100元。 「……客戶只想用網路嗎?他有沒有想要拍CF?…… Shit!」___符哥,300元…x2。 「……媒體預算這麼低,這樣Frequency夠嗎?……」加你的就夠了___Benson,300元。 「……@#$%&*?$#……」 就這樣,慘劇不斷發生,屍橫遍野…是錢橫遍野,滿地哀鴻,就像籃球比賽一樣,大家得失心太重,越不想失誤就越是失誤、越是想要不講英文越是會脫口而出!只見符哥一刻不得閒,白板上的正字也不斷增加,賭金迅速累積,轉眼間已經突破5000大關。 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會就快要開完了,勝負就快揭曉!現在能夠贏到這些賭金的,只剩兩個人,一個是狂看漫畫,從頭到尾不知道在開什麼會的豪哥;還有就是賭最大的副總,從看完企劃案之後就沒講過一句話,臉上就一直帶著某種輕蔑的詭異微笑,看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攻防討論;礙於他的職位,他不發言誰也沒辦法逼他發言,無法全面進攻只能打游擊戰,但總是無功而返! 大家都有故意把問題丟到副總身上,「徵詢」他的意見,但是狡猾如他,回答老是: 「我尊重創意。」…「這個我沒意見。」…「不錯喔!」…「這個你們決定。」……這類屁話,雖然我們早就知道他的出席不會對會議產生任何助益,不過這樣隔山觀虎鬥根本就是把我們當鬥慘的蟋蟀嘛!而且,他還會故意秀他的精明,就在Benson把廿幾頁的PowerPoint簡報放完了之後,只見他語重心長的嘆了口氣說: 「唉~~現在的年輕人喔,那個『力量點』做得這麼草率...我們之前可是一做就是一百多頁呢!」 大家還稍微愣一下,就看到他一個人在那邊詭異的笑,我們才意會過來他指的是PPT... 更厲害的是,副總可不是只有防守,他還會攻擊,而且專挑軟柿子下手…… 「欸,多芬,」他翻著企劃案,臉朝她問說: 「第4頁的這個什麼...分析,我不是很懂,是妳寫的嗎?」 「第4頁…?」 多芬天真的翻到第4頁,照著上面的字唸了出來:「你說SWOT分析嗎?」 「對……」 副總露出得意的賤笑,然後朝符哥撇了撇頭,符哥無奈的起身,假裝沒有看到小多芬眼淚已經快飆出來的表情,在她名字後面完成第二個正字…… 可憐啊……純真的少女就這樣給蹧蹋了…… 原來!這就是他的大絕啊!他就是打算要這樣撐完整個會議,難怪他敢把賭注提那麼高! 比較起來,豪哥雖然也是用不講話來迎戰,但他起碼是本來就對這遊戲沒興趣,專心看漫畫,不像副總那樣,十成十的是個心懷不軌的心機份子! 算著我自己要付的600元,欲哭無淚的安慰自己,你有種,你勇敢參與討論,你敢玩敢付,你不是那種沒品的人…… 很快的,會議到了尾聲,大家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討論的了,開始聊起八卦之類的東西,也已經有人開始算總賭金,如果沒有意外,這賭金大概就是副總跟豪哥對分了。 但意外發生了! 一直不吭聲的豪哥,看來並不想只拿一半,他闔上漫畫,竟然發動攻擊! 「副總,你要的那些圖檔我等一下會存給你,你要什麼格式的?」 「嗯?………」副總微笑凍結。 對決! 我跟大家互看一眼,大家臉上都泛起了興奮的光暈! 帥啊!豪哥! 即便我們輸了,但你至少要為我們出一口氣!錢給你沒關係! 你看小多芬,看到沒?她已經感動得想要以身相許了! 「就……我的P...電腦能讀的就好。」有效!副總結巴。 「你應該不是蘋果的吧?那你哪種格式讀的到啊?」 你看看!豪哥腦袋多清楚,他知道要講"蘋果",不是講ART常講的MAC啊! 「我不知道。」副總又使出他的大絕:「你看我電腦什麼能讀就給我什麼。」 「那就JPG囉!」豪哥聳聳肩,直接投降。 瞎瞇~?? 什麼東西啊! 看豪哥一臉無所謂,然後轉頭發現他乾淨的名字後面多出一劃後,竟露出驚訝又恍然大悟的表情…… 靠!這個白癡根本不是想要對決,他是完完全全狀況外到外太空去了! 勝負已定,正不勝邪,我們悻悻然的在紙上亂劃,副總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唱起歌來。 「哪位?」副總直接按了擴音器,電話裡傳來他秘書的聲音,顯然收訊不太好,沙沙作響: 「副總...總公司打來的國際電話,好像很急要找你,你在哪裡?」 「我在會議室開會,妳接過來。」一聽是總公司,副總露出緊張的神色。 「你在哪間會議室?」 「我在……」 副總抬頭,跟我們一起看向門上頭大大的「B2」。 「呃!我在…在……」 副總倒吸一口氣,我們忽然精神來了,我們每個人像等著拆禮物一樣,興味盎然的看他怎麼回答! 「副總!你在哪個會議室?快說啊!國際電話!」 「我在…在...英文字母第二個…的two…的2…那間……」 副總脹紅了臉,眼睛一下看我們一下看手機,還在掙扎...... 「什麼?聽不清楚啊!你到底在哪個會議室啊?」秘書刺耳的聲音,讓整個會議室都是回音。 ………… 『我在 B2! 就是我操你媽的B的那個B! B2!聽清楚了沒有!!?』 副總崩潰,朝手機失控的大吼。 大家已經受不了了,哄堂大笑!憋了一個多小時的賭爛通通發洩出來! 符哥將白板上總計5100元的數字,後面加了個大大的「x2」,跟著大家爽快的走出「B2」辦公室。 【以上人名與企業名,純屬虛構(或轉化),如有雷同,純屬裝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