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基因創意

關於部落格
廣告就是一場冒險,至今我仍不覺得安全......
  • 1876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幽魂酒吧 (上)

「匡啷…」 掛在門上的鈴噹響起,一個穿著大衣的男子,推著木門走進來,隨即就被發出聲音的鈴鐺給嚇了一跳,因為那不是普通的風鈴,竟然是從前清代的道士趕僵屍時,手上會拿的那種「招魂鈴」,長長的柄與下方小不隆咚的鈴鐺,還有上面因歲月而斑駁的古銅色,增添了詭異,很難不被注意。 穿大衣的男子進門後,吧檯內的Bartender連頭都沒抬,正在洗杯子的他只用眼角餘光瞇了男子這邊一下,轉頭繼續做事。沒等到預期內的「歡迎光臨」,這男子不太舒服,沒趣的看看環境 -- 酒吧是一間舊餐館改建的,裝潢設計也十分陳舊,天花板裸露的交錯水管,鏽跡斑斑,不像是為了風格而特別留下,比較像是沒錢裝修才讓它們曝露在外;還有隨意安插的照明,天花板的日光燈、角落的立燈、牆上的壁燈……燈光顏色沒有統一色系,並沒有特別的設計規畫,只是任由白色、黃色、藍色…各種顏色的燈光交雜在灰暗的空間裡,再加上破爛音響從大衣男進門就一直發出滿布瑕疵與雜訊的靈魂樂,硬是給了酒吧一種陰森的詭異;不大的空間裡,除了吧檯,只有大概五、六組座位,現在生意還不賴,差不多快坐滿了;也許是因為Bartender的態度讓這個男子不滿,即使吧檯還有空位,男子選擇了角落的一個位置走去。 「哼…還真像那麼一回事呢!」大衣男脫下大衣,坐下。 沒錯,他跟店裡大部份的客人一樣,都是為了有關這個店的網路謠言而來的。 幾個月前,這間「幽魂酒吧」開張了一段時間後,網路上出現了一則消息,說是在萬華巷子的巷子裡的這間不起眼小店,有一個很特別的傳說:就是每天晚上,都會一個「鬼魂」現身這間酒吧,而且不多不少,就這麼一個,想多看還看不到! 這間店的老闆,是外國「神學院」畢業回國的,讀神學院,但卻不信基督,並且有一個通靈的體質,頗能吸引到一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朋友;回到台灣後上班不順,最後向朋友頂下了一間舊餐廳而開了這間酒吧。這間酒吧一開始其實不叫幽魂酒吧的,原本有個很饒口的法文名字,不過開張後沒多久,就每天都撞鬼,後來,經由一個風水老師朋友的指點,才發現這間店的位置,似乎剛好處於陰陽交界的地方,所以這裡是靈界的朋友們往另一個世界時的必經之地,再加上老闆自己的通靈體質,才會造成這間店每晚都有奇怪的事發生……若是一般人早就屁滾尿流收店閃遠遠,偏偏老闆就是個對靈異事件處之泰然的人,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早就習以為常,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習慣,客人常常被嚇得半死!你知道,笑著進來哭著出去的人越多,這間店的生意就會越慘。 老被這種事情弄得不勝其擾,老闆索性就把店的名稱給改成「幽魂酒吧」,並且把這裡會看到鬼的事情給寫上部落格,結果這種頑劣的作法在這個越怪越有人愛的時代,卻引起意外的討論跟風潮,開始有人把這裡當成是探險的地方,每天晚上都有人來這裡體驗、試膽,一個搖搖欲墜的破店開始有了起色,即使社會上大多數人仍覺得「幽魂酒吧」只是個譁眾取寵的三流夜店。 「請問要點甚麼?」一個女服務生走了過來,語氣很像她身上穿的髒圍裙。 「有甚麼好喝的?」 「自己看。」說完,臭臉女服務生就轉身離開。 大衣男就是在網路上看到這個地方的「鬼」消息,才在今天啥都諸事不順的時候過來瞧瞧,他抱的希望不大,只求能有個跟平常不一樣的夜晚;平常的他,每天晚上就是在家裡上網打電動,看電視也只看電影台的周星馳老電影,對於這世界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漠不關心,覺得別人的事跟自己何干?不過事實上,他也對這樣的生活極度厭煩,即便不覺得會發生,他還是希望這裡能發生點讓他日子起些波瀾的事情。 「你也是為了那個謠言來的吧?」 大衣男轉頭,一坨金色…不,應該是接近大便色的頭髮立刻映入他的眼簾,跟他說話的男子一個人坐在他的隔壁桌,他的棕髮下有一張很不配這個髮色的老臉,看起來起碼有四十歲了,但是身上還是穿著很年輕塗鴉的T恤,就像個老頑童一樣,對他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喔……對啊!」 大衣男點點頭,隨即將目光轉回眼前的Menu,想要結束跟他的談話。 「一看就知道了!你也是想來看看鬼長怎樣對吧!」想不到這「便髮男」竟然整個人坐過去大衣男的桌子,一副饒富興味的樣子,眼神閃閃發亮的說:「你瞧你!一進門就東張西望,好像對啥事都要打量一番似的,一看就知道是特意過來的。」 「算你行,」大衣男露出笑意:「所以你也是嗎?」 「沒錯!」 便髮男挑了挑眉,接著從他口袋拿出一台數位相機。 「想拍下來回去炫耀喔?」 大衣男感覺這傢伙應該不是甚麼壞人,即使他不習慣跟比他年長這麼多的人交朋友,不過有個人可以說話也不錯。 「你知道為什麼這酒吧,每天晚上『就一個』鬼魂會出現?」便髮男突然壓低了聲音問。 大衣男搖搖頭,便髮男更靠過來,近到有點讓人不太自在的距離,小聲的說:「傳說是因為老闆的關係!這間店所在地,是每個在人間的靈魂要進入另一個世界時的其中一個門戶,但老闆的靈異體質與這個地方的陰氣卻產生磁場上的碰撞,造成每天晚上有一個會被現形,在這酒吧停一下、休息一下,好前往另一個世界!」 便髮男說得比手畫腳,聲音還越來越大。 「更厲害還在後面!」他再把聲音壓低:「你以為你會在這邊看到七孔流血、或是穿著白衣服的林投姐嗎?錯!大錯特錯!」便髮男越說越起勁:「這些被現形的鬼魂,會以自己生前的樣子現形,最重要的是,可能是因為重新以人形出現的關係,『他們』會忘了自己是隻鬼,他們有自己的記憶跟認知,所以有時候根本認不出誰是鬼,會跟你一起喝酒說話,這才恐怖!」 大衣男吞了下口水,停了半响,便髮男也等著他的反應。 「所以你是這裡的導覽員嗎?」 「噗」這句話讓便髮男笑出來,笑的聲音有點過大,聽起來像是故意的一樣。 「這些是我在網路上看來的啦!哈哈!你真幽默耶你!」 便髮男拍拍大衣男的肩膀。 「不知道幽默的是誰哩……」大衣男感覺剛剛拍在肩膀上的力道,紮實且有力,還有便髮男剛噴了點口水在他臉上,所以他應該不是…那個…對吧? 「網路上有人貼出怎麼分辨誰是鬼的五個原則,」便髮男張開手掌說: 第一個、鬼通常不知道自己是鬼,要跟它徹頭徹尾的解釋,讓它自己真正明白; 第二個、鬼會知道在這個環境裡每個人的私事,一般你不講別人不會知道的事; 第三個、鬼會想不起來離開酒吧後要去哪裡,因為它只能去一個地方; 第四個、鬼絕不會從正門離開,因為那不是它該出的門; 第五個、也是最重要的分辨方式: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它。 「所以說,當我們發現誰是鬼,要跟他說『哈囉~你知道你是鬼』嗎?」 「要的,就算你自己不敢說,也要叫服務生或老闆去說,因為他們若一直不知道自己是鬼,他們就不會往另一個世界去。」便髮男看看四周,繼續講:「不過聽朋友說,通常都是老闆或服務生自己會發現誰是鬼,會去跟他講讓他覺醒,所以其實不是每天都會見到鬼……不,應該說,每天來這裡你都會見到鬼,只是你不見得知道他就是鬼,自己竟然跟鬼相處了一個晚上。」 「這倒蠻有意思的……」 大衣男躺到椅背上,他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著整個酒吧所有的座位:「所以來這裡的人,很多都是來當偵探的就對了!」 其實包括他自己也是。 「啊!甚麼時代啊!現在人連鬼都不怕了!」 酒吧裡除了音樂,其實幾乎沒有甚麼聲響,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刻意壓低了聲音,燈光下的環境呈現出一種沒有秩序的髒亂,但是又顯得靜靄沉穩;音樂此時換了一首,女高音的聲音乍聽有些刺耳,但是又充滿磁性,彷彿要把人的意識給催眠了……不覺得嗎?靈魂樂本來就是一種撫慰靈魂的音樂,但是在這個環境裡,反而變成一種諷刺,因為若有真正的靈魂徘徊在現場,誰還管自己的靈魂是不是有被音樂給撫慰呢? 「先說啊!我可不是鬼!我很清楚我今天發生了甚麼事、為啥來這裡、還有我等一下只想回家睡個大覺!」大衣男突然轉頭對便髮男說。 「我又沒懷疑你,跟你講話的感覺就知道你應該是跟我同一個空間的。」 說完便髮男低下頭。 「不過,有時候我還真希望我自己是。」 大衣男轉頭看他。 「你想嘛!我們每天活著,總是有一大堆的事情待處理,處理完了一件事又來一件事,好像永遠都在發生問題解決問題……哪,就拿我自己來說吧!早上我才剛剛處理完一個設計案,但是客戶馬上回覆說他們要改包裝,所以我的設計必須重提,媽的!那個稿子我做了兩天兩夜,還沒休息到,接下來又要幾天不能睡了!」 「我還真希望今天有人跟我說『Hey Man!你知道你其實是鬼喔!還不趕快下地獄去?』……那我就可以解脫了!」 「Hey Man!你知道你其實是鬼喔!還不趕快下地獄去?」 「啊!真的嗎?那我現在就走!」 便髮男假裝驚慌的動作,讓兩個人爆笑了出來。 「你要點甚麼決定了沒有?」 女服務生不知道在甚麼時候走了過來,又是沒好氣的問。大衣男跟她點了啤酒,連聲謝都來不及說服務生就已經轉身飄走了。 「我想搞不好就是她。」便髮男哼了一聲。 吧台前有四張椅子,剛好一、三張坐了人,顯然這兩個人原本互不認識,不過他們現在正跟Bartender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看得出來Bartender頗為不耐,他只想趕快消磨完上班時間好回家睡大覺;另外酒吧裡一共有六張桌子,靠近門口的桌子有兩個沙發,分別坐了一男一女,看起來應該是一對情侶,因為他們不時把腳勾在一起,手也不斷的摸來碰去,還不時看著旁邊說話然後笑出來;而靠窗的桌子則是張四人桌,有兩男一女的大學生正在打橋牌,三個人你來我往的玩牌好不開心;中間的桌子則有三個女人,表情就比較嚴肅一點,像是在談甚麼事情,也不時的看看四周,卻流露出一股不安的氣氛;靠近廁所的桌子比較隱蔽一點,有隔板看起來像個小隔間,便髮男看到裡面只坐了一個老人,點兩杯酒安安靜靜的在那邊獨飲,眼神看似空洞,嘴裡念念有詞,感覺很像心智方面有些問題,要不是他剛有喝了一口,他還真以為誰把一尊蠟像擺在那(那沒有生氣的皮膚還真的挺像);而大衣男跟便髮男現在併成一桌,兩個人一起看著整個酒吧,突然安靜了下來。 「你看那個老人。」便髮男握著酒杯的手朝老人方向晃了一下。 「老的那個嗎…?」大衣男斜眼瞟一下,像是做壞事一樣不敢直接直視。 「你看他一直在那邊念,感覺阿達阿達的,搞不好正在思考自己為什麼在這裡。」 便髮男刻意壓低聲量,但他的音量跟音樂比起來實在小巫見大巫。 「他在說話吧哪是碎碎念?嘖!跟你說,看起來像的通常就不會真的是,電影不都這樣吊人胃口的?」 大衣男朝便髮男的相機看了一下,便髮男意會過來,他將相機拿起來,手刻意拿遠一點的方式朝老人對焦,好像這樣別人就不會發現他在偷拍似的,然後按下快門。 「喀~擦!」 突如其來的閃光讓整個空間嚇了一跳,也引來旁邊人的注目,兩人趕緊將相機收到桌子下,便髮男看到老人緩緩轉過來,旁邊的大衣男趕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臉,向他猛點頭,用動作說抱歉,老人看了他們一下,像是沒發生過甚麼事的轉回去,然後再喝一口酒,繼續念他的咒語。 「我他媽真是白癡竟忘了關閃光!」 便髮男暗罵,接著將相機切換到看圖模式,「來看看老人!」大衣男湊過來看。 大衣男瞪著照片裡的老人,表情呆滯,因為閃光燈而過度曝亮的皮膚看不出歲月的皺摺,但是除了表情之外沒有一個地方像是不該出現的,而便髮男則刻意看他的腳……很多人都說鬼魂是沒有腳的……不過令人失望的是老人的腳就在它該在的地方,除了他穿的舊涼鞋實在破到讓人不注意都難。 大衣男跟便髮男兩人互看一眼,有種自討沒趣的感覺。 「……請問,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玩?」 兩人一抬頭,突然被一對超大的車頭燈閃到,一位海咪咪美女站在他們倆面前,露出靦腆的笑容,有點不好意思問。 是中間桌子的那三個女人,看來是剛剛打閃光燈的事情引起了她們的興趣,過來開口邀他們這個算是裡面最好看的一位,另外兩個女人在桌子那邊對他們伸手打招呼,雖然沒有車頭燈出色但是也算得上是美女;看得出車頭燈美女的害羞靦腆,便髮男露出世故的笑容,立刻站起來。 「當然當然!我們還在想,要怎麼要跟三位美女搭訕比較好呢!」 大衣男這輩子還沒有被搭訕過,受寵若驚的他嘴巴不由自主的笑得很開,一起過去坐下,這三個美女濃妝豔抹的,有一種成熟的風味,雖然剛剛不知道在嚴肅甚麼,但當兩個人坐下來,三個女生都笑得很媚,讓大衣男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活了三十年,現在終於知道,原來女生被搭訕是這麼值得虛榮的一件事啊! 「妳們也是因為這間店的傳說而來的嗎?」 看來便髮男只有這個開場白。 五個人喝酒聊天東拉西扯,一開始聊這間店的傳說,什麼聽說有人親眼看到旁邊的人逐漸變透明消失、還有什麼有一個媽媽在座位上從頭哭到尾,最後只留下一攤水就不見了、或是有人在得知自己是鬼之後,突然間就臉就潰爛到只剩一半,把人嚇到住院......還有甚麼有的沒的……但說來說去,大家都是道聽塗說的,沒有人自己真的親眼看到過甚麼東西,也就是說這間店的謠言到目前為止就還是止於智者。 後來五人慢慢的聊到別的話題,原來便髮男是個自己開工作室的設計師,每天都爆肝工作但工作室其實搖搖欲墜;而這三個女生的職業跟她們的穿著倒是有直接相關,她們都是附近酒店的公關,她們一直做著這個工作,就是為了未來可以不用再做這個工作……大部分時間都是便髮男在講話,他果然是個時尚雅痞,即便一把年紀了還是魅力十足,總是逗得三個女生咯吱亂笑,而大衣男似乎不太懂得交際,所以顯得尷尬跟不上話,不過大衣男倒是覺得那位海咪咪美女不時的用餘光看他,就算是宅男,也會發現兩人之間有點不同的氣氛。 「剛我在那邊看妳們好像有點嚴肅,妳們剛剛怎麼了嗎?」便髮男問。 結果三個美女突然陷入一片沉默,才發現問錯問題了。 「呃…問錯了甚麼嗎?」 「剛剛我們在緬懷一個姊妹。」 用到緬懷這個字眼,有點教育程度的人都知道言下之意是什麼。 「上個月她跟一個客人吵架,那個客人要帶她出場,她說她大姨媽來了不方便,結果客人就見笑轉生氣,用力的賞她一巴掌,她去撞到牆角,媽的,流好多好多血,趕緊送醫院,但不知道為什麼,沒過多久就走了。」 車頭燈美女說話的樣子幾乎面無表情,另外兩個女生都低著頭。 「這裡我們來第二次了,其實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她……」 果然也是為了這個傳說而來,大衣男跟便髮男兩個人都深吸一口氣…… 「那……那妳們『今天』有碰到她嗎?」便髮男吞吞吐吐的,刻意強調了「今天」。 三個女人沒回答,靜靜的搖了頭,大衣男露出鬆了一口氣、卻又有點失望的表情,便髮男看到,心想:這果然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會有的情緒反應。既然沒看到她們的姐妹,便髮男躺到椅背上,故做輕鬆的圓場。 「所以~~我們現在就是五個人在聊天沒錯吧!」 三個女人同時笑了出來,便髮男跟大衣男也跟著笑,這一桌突然間變得熱鬧非凡,連吧檯那邊的人都轉過頭來看,便髮男見原本嚴肅的氣氛被他變得這麼輕鬆,心裡興起一股優越感:我他媽真是個風趣的男人!當設計幹嘛?我應該要當業務也許能賺更多錢吧! 「三位小姐,容我告退一會兒,我要派我的解放軍出征一下!」 便髮男站起來,三個女人登時又笑得花枝亂顫,便髮男回頭撇見大衣男眼裡有種崇拜的神情。 又是一個幽默的應對!便髮男滿意的走向廁所。 這間酒吧的廁所可能是全酒吧最有特色的地方,還沒進門就看到三張符貼在門上,進門之後非常非常昏暗,但是看得到四處都是符,貼滿了洗手台、鏡子、老舊的蹲式馬桶上。而就連牆壁上則是用紅色的硃砂寫了一大堆鬼畫符,到底是字還是圖真是分辨不出來,看起來應該是鎮邪用的,只是,廁所又不是甚麼特別的地方,為啥要搞成這樣還真是匪夷所思。便髮男一面看著詭異的四周,一面讓水柱精準的注入馬桶裡,哼著口哨,到洗手台前洗手。 然後他抬頭,卻沒看到自己。 突然間,他整個寒毛豎了起來,背脊上一陣寒冷襲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