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基因創意

關於部落格
廣告就是一場冒險,至今我仍不覺得安全......
  • 1876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幽魂酒吧 (下)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鏡子裡沒有自己? 他聽過其他有關鬼的說法,說鬼是沒有影子的,鏡子裡當然照不出來……難不成自己…?便髮男整個人嚇呆了,動都不敢動,嘴唇原本的顏色刷成了慘白,但他腦子卻沒有停止運轉,他開始用力回想……他記得自己的名字!對,然後他也知道,等一下離開酒吧之後,他要去熱炒店吃點東西填肚子!……沒錯!他知道自己離開後要做甚麼,這不符合分辯鬼的第三個原則!然後,他也不知道酒吧裡其他人在想甚麼,也不知道大衣男的私事……除了他自己說的之外……這也不符合第二個原則……最重要的是,他很確定大衣男、三個女人都看得到他!他進門的時候酒保跟女服務生都有招呼他……不過,他倒是不知道酒吧裡其他人看不看得到他……問題是,誰會去確認這種事啊? 五個原則起碼就有兩個不符合,應該要五個都符合才真的是……吧?但、但怎麼這些原則裡,就是沒有一條:鬼看不到鏡子裡的自己呢?這現在這樣要怎麼解釋? 便髮男完全想不通,他顫抖的手伸向前去摸鏡子,想要再確認一下……卻在碰到鏡子的時候又驚了一下!鏡子……不是鏡子的觸感……奇怪!?他兩手都摸上去,用力的摸著,然後才整個人放鬆下來! 「Fuck!」 原來掛在洗手台牆上的不是鏡子,只是一塊塑膠板,但表面被畫了像是鏡子裡映出的便髮男後面牆壁的圖,又因為廁所的燈光實在有夠昏暗,才會以為那是鏡子。便髮男整個人像是要把靈魂給吐出來似的,大大的吐了一口氣,接著他感到兩隻腳的力氣彷彿被抽光了…… 即使明明是自己在嚇自己,但便髮男突然覺得很窘,用力打開門要去找酒保理論,一打開就看到那個女服務生站在外面,抖著腳嚼著口香糖,搶在便髮男還沒開口前,就對著他破口大罵! 「你是在裡面打手槍喔?上個廁所有沒有要上這麼久啊?」 「…你…你們那個……」便髮男被罵,突然忘記自己要說啥,變得吞吞吐吐:「你們廁所為什麼不裝鏡子,是要嚇死人喔?」 「嚇死誰?我們廁所就是不能裝鏡子,是不可以喔?」 臭臉女服務生走進廁所,關門前看到便髮男像白癡般不明白的表情,又補了一句:「避邪啦!」然後砰!的把門關上。 便髮男感到頭昏,悻悻然的走開,一面嘀咕一面走向吧台,向酒保再點了杯伏特加,算是壓壓驚吧!喝著帶有甜味的酒,才覺得自己的三魂七魄好像有慢慢回來了。 他走到門口邊,剛好那對坐在門邊沙發座椅的噁心情侶正要關上大門離開,桌上留著他們喝光的飲料,還有吃得不是很乾淨的雞骨頭;便髮男看著門外的街道,發現這個巷子真的是很偏僻!他想。外面除了一盞路燈之外,幾乎沒有其他的光源,難怪會顯得這麼有氣氛;便髮男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轉過身要回位子上,打算把剛剛這件糗事講給他們笑一下。轉身撇見窗邊的四人桌,兩男一女還在玩橋牌,經過他們的時候,他突然發現事情不太對勁。 高中參加過橋藝社的便髮男,一看就知道,他們有三個人,但在玩的卻是兩人的蜜月橋牌。 便髮男停下腳步,仔細的觀察這三個人。一男一女對坐,另一個男的則坐在男的身邊,玩著蜜月橋牌的那對男女兩人邊玩邊笑,彷彿很開心,但坐在旁邊的那個男的,很顯然不在狀況內,他好像不太融得進那兩人的世界,只是在旁邊傻笑,就像剛剛他們五個在聊天時,大衣男那一直聊不進來的感覺,最重要的是,這個男生眼睛不是看著橋牌,而是一直一直,出神的望著那個女的。 便髮男回頭看看,吧台前那兩個人越聊越開,Bartender也跟他們有說有笑的,三個看起來都正常,應該都不是;老人那邊剛剛他也跟大衣男看照片看過了,沒啥問題,然後他現在很有自信自己是個正常的人,所以如果酒吧裡真的有個鬼的話……現在就是那個沒玩橋牌的男人最為可疑了!不過由於有剛剛在廁所的烏龍經驗,便髮男決定跟他今天晚上認識的朋友們一起來確認這件事,要確認也很簡單,只要問問大家,是不是都看得到那個男的就知道了! 他走回座位時三個女人開玩笑的問:「喂!你的解放軍軍容也太龐大了吧!」 便髮男笑著坐下,才發現大衣男不見了。 「欸,大衣男呢?」 「嗯?誰?」三個女人同時轉過頭來看他。 「大衣男啊!他也去廁所了喔?」便髮男放下手裡的伏特加。 「甚麼大衣男?」 「…嗯?…就剛剛坐這裡的那個宅男啊……」 便髮男聲音開始放慢,看著三個女人疑惑的眼神。 「坐那裏?剛剛就我們在聊天啊!那邊哪有坐人?」 這句話,讓便髮男剛剛才回來的三魂又去了七魄。 「…不是!剛剛我們本來坐在那邊,」便髮男回頭指一開始坐的座位說:「妳過來問我們要不要一起玩?我才跟他一起過來坐的啊……」 卻發現大衣男脫下放在那邊的大衣已經不見了。 「你在說甚麼?我剛剛只找你一個人過來啊。」 「……什麼……?」 便髮男開始結巴,他望著三個女人疑惑的眼睛,渴望從裡面看到一絲開玩笑的意味,但是他失敗了,這三個人顯然對於大衣男這個『人』完全沒有印象……便髮男吞口水,卻覺得喉嚨很緊。 「剛我去廁所前,不是有說『我們現在就是五個人在聊天沒錯吧!』那時妳們都……都認同啊!」 「你那時不是在開玩笑,說我們還有我們那個死去的姐妹,其實我們都一起在聊天嗎?」三個女人認同的點點頭。 「我們還覺得你很會安慰人呢!」 便髮男開始感到頭昏,原來那時她們大笑,是以為他在安慰她們其實姐妹就在身邊沒有離去之類的…… 「……喂!」 車頭燈美女看到便髮男的臉色整個發慘白,開始有點驚慌。 「喂!你不要嚇我們好不好!」 老天啊!原來如此! 便髮男腦子裡快速重播著幾個畫面,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大衣男進門的時候,Bartender理都不理他!難怪! 剛剛幫老人拍照的時候,老人轉過頭來,自己躲下頭,但老人卻像啥都沒看見似的頭就轉回去了!難怪! 然後剛剛在聊天的時候,這三個女人都好像忽視大衣男,所以他老顯得格格不入!難怪! 不過店裡的臭臉女服務生過來幫他服務,所以她看得到大衣男,但是臉卻臭成這樣……難怪! 她一定早知道大衣男不是人,而自己是個跟鬼講了一晚上話的怪傢伙,所以才不給他好臉色看… 天啊!自己真是個白癡……因為剛竟然就在鬼的面前,故作憂鬱的說著『不過,有時候我還真希望我自己是』呢! 這種種的前因後果整個連在一起後,便髮男整個人被可怕的真相摔到椅背上,他冷汗直流,看著前方這三個也是一臉驚恐,也快被自己給嚇死的女人,那不解的神情好像是自己的倒影似的……他眼前一陣暈眩,開始大聲的喘氣,覺得很難呼吸,有種被沉到很深、很深的水裡的感覺。 然後,他看到大衣男,從三個女人後面走過去。 他視線跟著大衣男走到他面前,停住。 然後對他大笑出來。 對面三個女人也像被刺破的氣球一樣,突然爆出誇張的笑聲,便髮男在不斷迴響的笑聲中反應不過來,就這樣看著面前一男三女笑到噴淚彎腰喘不過氣,敲打桌子,甚至還有人笑到不斷咳嗽,彷彿被附身了一樣的瘋狂! 「嘩!你真的相信了!喂喂!他真的相信了,妳們看他的臉!嘩哈哈哈哈哈……!」 大衣男笑到趴在椅子上,三個女人好不容易停了下來,卻還像哮喘一樣止不住的發出「ㄏㄟ、ㄏㄟ、ㄏㄟ…」的聲音,也許是因為他們笑了太久,便髮男的臉色已經從慘白變回肉色,然後再變成豬肝的顏色。 「你們覺得這樣嚇人很好笑嗎!?」 便髮男嘶聲大吼,大家都轉過頭來看。接著他前面四個人又笑了出來。 「看你把這裡的傳說講的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才想說趁你去廁所,來嚇嚇你,想不到你竟然……噗哈哈哈哈!」 笑得最誇張的其中一個女人,看來就是主謀。 「妳們…妳們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便髮男餘悸猶存。 「但我們真的沒想到你會嚇成這樣啊!你真該看看你剛剛的臉,哇靠!慘白到一個不行!」 大衣男終於停止了笑,把手搭在便髮男身上,卻被他賭氣的甩開。所有人看到他的動作,又都笑得不支倒地。 「好了好了!算我們的錯,乾杯賠個不是好不好!」 他跟著他們一起舉起酒杯,跟著大家一起大口喝下,但是看得出他的情緒還是無法平復,因為才短短幾分鐘,便髮男已經連續被自己和這群損友嚇了兩次,腦細胞不知道死了多少,而且剛剛,他感覺自己真的有種要中風的徵兆! 他知道,要不是剛剛在廁所被嚇了一次,這個破爛玩笑一定嚇不倒他!但他也知道,要不是自己打從心底真的很信這間鬼店的傳說,這兩場驚嚇今晚根本都不會發生!便髮男越想越恨,生活已經有在鬱卒了,來這裡竟然還差點爆血管,還以為自己在朋友之間很帥很瀟灑,結果卻是膽小鬼一個,大家都泰然自若的在這間店裡喝酒聊天,只有自己像個猴子一樣,只差沒被嚇得跳到樹上而已,現在面前這幾個渾蛋一定都這麼想吧? 就快打烊了,坐吧台的兩個人、還有坐在窗邊的兩男一女,先後結帳然後離開了;便髮男看著心想:若以第四個原則「鬼絕不會從大門離開」來看,用除去法,現在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個一直在那邊喃喃自語的老頭了,但是他除了像個神經病之外,也沒有一個地方像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朋友。 啊!老天啊,怎麼到現在還在想這個爛傳說蠢原則?便髮男自嘲,覺得哭笑不得。 「這個傳說,果然就只是個行銷手法啊……只會嚇到像我這種膽小鬼啊!」 「那……請問這位膽小鬼,願不願意給小妹我一個機會補償一下啊?」 車頭燈美女稍微靠了過來,露出從沒見過的媚樣,用肩膀輕輕抵了便髮男一下,然後故意壓低聲音,卻又是每個人都聽得到的音量說: 「等一下去你家?嗯?」 便髮男受寵若驚,果然這世界只要長得帥加上風趣幽默,就算是膽小鬼也釣得上馬子的;瞄了大衣男一眼,他的眼神羨慕得像要噴出火一樣,便髮男笑了出來,剛剛心裡的陰霾,被這對車頭燈一照,好像一掃而空了。 他們到櫃台買了單,車頭燈挽著便髮男走出門口,要道別時車頭燈提議:「欸欸欸!來自拍留念吧!」便髮男從口袋裡拿出數位相機,然後五個人站在門口擠眉弄眼的,又是一個閃光燈過後,相機裡清楚留下五個人的樣子。 「欸!不小心把老頭他們拍進去咧!」 大衣男指著照片的最左邊,從酒吧窗戶裡看到裡面,拍到了老頭坐的小隔間。便髮男伸頭過來看,看到包廂裡的老頭還是一個人坐在那邊,相片正好補捉到他嘴巴開開的樣子。 「他們?只有孤單的瘋老頭吧,他的大悲咒不知道要念到啥時。」 「欸,妳們覺跟他聊一晚上那個是男是女?我剛就想問了。」 大衣男問那三個女人,三個女人都擠到小窗戶前來,看著裡面開始七嘴八舌得討論起來。 「男的吧!」「哪啊!我說是個女的啦!」「真的看不出來耶...」…… 看到四個人擠在窗台前,便髮男狐疑的拿起相機看,包廂裡的確只有老頭一個人!再切換到上一張,他沒關閃光燈拍老頭那張,的的確確,就只有老頭一個啊,只是他叫了兩杯酒。 「喂!還來?你以為我還會上當一次?」 便髮男敲了四個人的頭,然後拉著車頭燈美女離開,剩下兩個女人也準備離開,走之前塞給大衣男名片,還不斷的講著。 「帥哥,有空要來我們店裡喔!記得要指名我們喔!」 ----------------------------------------------------------------------------- Bartender換下制服,女服務生也換下她的晚娘臉,兩人手挽著手走出酒吧門口,老闆緩緩的在他們離開之後吃力的將鐵門拉下;他六十幾歲的身體其實已經不太適合做出力的工作,不過這間酒吧是他晚年再出發的心血,每天為它用盡每一分力,其實就是一種福報,對他來說。 老闆慢慢走回剛剛跟你坐在一起的位置,看你臉上似懂非懂的表情,他緩緩的對你開口: 「明白了嗎?該上路了。」 老闆將桌上的威士忌杯收起來,連同你的一起;看你沒動,他嘆了口氣,指指剛剛大衣男剛近來作的位置說:「你應該知道吧,剛剛那邊兩個客人,有一個看不見你。」你臉上的疑惑一直沒有紓緩,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老闆這樣說,你開始回想便髮男說的這間店裡如何分辯誰是鬼的五個法則,你還是在找漏洞,你還是無法相信,這些情緒都寫在你的臉上。 「唉…每天都要這樣解釋給你們聽很累呢!」老人在你旁邊坐下來,也是他坐了一整晚的位置。 今天晚上有個人,完全符合找出鬼的五個原則: 第一、鬼通常不知道自己是鬼,要跟它徹頭徹尾的解釋,讓它自己真正明白; 第二、鬼會知道在這個環境裡、每個人的私事,一般你不講別人不會知道的事; 第三、鬼會想不起來離開酒吧後要去哪裡,因為它只能去一個地方; 第四、鬼絕不會從正門離開,因為那不是它該出的門;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分辨方式: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它。 「我跟你一起看著酒吧整個晚上,也跟你聊了一整晚酒吧裡的狀況,看不到你的人真會認為我是個神經病一樣碎碎念……第一個原則就不說了,第二個原則,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怎麼連人家進廁所後發生的事你都知道?怎麼人家心裡想甚麼你會知道?第三個,你現在說不出來待會離開酒吧,你要去哪吧?第四個,我跟你打賭,待會兒你一定不會從酒吧正門離開……最後的原則,你應該知道酒吧裡有人看得到你,有人看不到,即使那個看不到的,永遠不會相信你的存在……」 懂了嗎?「人間是很危險的!趕快下地獄去吧!我要打烊了。」老闆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