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基因創意

關於部落格
廣告就是一場冒險,至今我仍不覺得安全......
  • 1876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你殺了我 (上)

聽到這句話,我理解應該是個鬼專屬的台詞,但這聲音並不像一般鬼故事描寫的恐怖,音調上也沒有詭異的拖長音,讓人不寒而慄,反而是像個任性的小女孩般稚嫩,除了多點回音、有點空靈感,但這也可能是我房間小的關係;不過敘述這些對我們的現狀一點幫助也沒有,她,一個穿得像會出沒在東區夜店的女人,一分鐘前突然出現在我位於4樓的房間裡,嚇得我差點沒從書桌的椅子上跌下來,然後一開口,就是完全沒辦法跟正常人類連成一個合理邏輯的話。 「妳在說甚麼啊妳!妳到底是誰?怎麼進來的?」 『我的話有這麼難懂嗎?我說我是鬼,我來找你的原因,是因為你殺了我。』 我按耐下想破口而出的髒話,瞪著她扳一張嚴肅得要死的臉,這是什麼歪理?女人的話就是這樣,根本就沒人聽得懂也硬要說你裝蒜,連自己說的話是不是人話都不知道! 「所以妳來找我償命?但我肯定妳找錯人了,我最近可沒有殺了什麼人的印象啊!」 『不是找你償命,是來拜託你別殺我。』 我快暈倒。小姐,我知道我大學時候的邏輯課分數沒有很高,但妳這種說法,只要是了解『愛吃糖所以得蛀牙』這種基本因果關係的人,都不知道妳在說甚麼啊! 『嘖……這真的很難解釋,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女人可能也發現自己的話不是地球話,搔搔頭,撇去她說她是鬼的事情,她其實還蠻可愛。 現在坐在我地板上矮桌旁邊的這個女人,穿著完全能激起男人慾望的低胸緊身衣,還有短到讓人忍不住窺探的短裙,假睫毛長到比她鼻子還高,濃妝艷抹看起來非常的妖豔,很像待會兒馬上要去開趴的樣子,這樣的她說自己是鬼,感覺上很像A片裡會出現的情節,所以接下來是要說生前是因為高潮過頭死掉的,變成鬼現在就突擊各個宅男家,繼續做愛嗎? 不要以為全天下的宅男都是腦殘,我們也是知道A片的重點不是劇情好嗎? 她的表情顯示她很努力在順出一個邏輯,撇去不曉得她怎麼進來我房間的不說,目前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立即的殺傷力;我放下電腦前的搖桿,中斷我才剛剛要出團的遊戲,坐到地上的和式桌前,跟她對坐;女人見我似乎願意好好聽她講,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述說。 『我叫徐玉馨,我是鬼……我知道我死了,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死了,但當我知道自己是鬼之後,卻發現我竟然還沒死!』 你得承認光這段話就不是很用力聽就能理解的。 「妳既然還沒死,就代表妳不是鬼啊!」 『…不!我真的是鬼,因為我知道是你在今年12月31日跨年夜殺了我,但怎麼殺的我現在已經忘了。』 看來這女人真的是瘋了!她全身上下沒一個地方像鬼的樣子也就算了(一雙腿的線條還挺漂亮的),現在還硬說殺她的還是我本人,而且不知道我怎麼下手的?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 「這種事怎麼可能忘啊?而且妳的鬼故事有個大BUG!你說我在12月31日殺了妳,不好意思,現在可是12月30日晚上八點半!妳編的時候要不要多思考一下?」 『我知道你一定會提出這個問題,但這是絕對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在某個時候意會過來之後,發現自己就站在我家的樓下,然後我家的門打開了,我看到我自己開門走出來,我嚇了一大跳,那個我穿著我昨天穿的衣服……就這樣從我面前走過去!你真的不會知道,看到自己在自己眼前是甚麼感覺,實在…太詭異了。』 『當時我還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接著那個我走沒兩步,就發現路邊有個箱子,裡面有一隻小狗狗,那個我將牠一抱起來,狗狗立刻就尿尿了!就在那時候,我才驚覺,那是昨天!12月30日,也就是你現在的今天,因為我昨天早上就在家門口發現那隻小狗,那時我就是把牠抱起來時,牠就尿尿了。』 我不知道聽完這段話的時候,自己是什麼表情,不過應該跟我大學放榜那天,在榜單前的錯愕程度差不多吧。 「喔,所以妳說妳不但是鬼,還是個…穿越時空的鬼?」這已經不是鬼片,就快變成一部搞笑片了。 『我趕緊進到我家,看到報紙跟日曆,才真的確認就是我的昨天…我竟然穿越時空了,而且我是個鬼……』 「妳不要再強調自己是鬼了,」我打斷她的話:「就當妳說的是真的,在我看來妳或許是個…時空旅人什麼之類的,會不知不覺的就穿越時空……」 『我確定我是鬼!因為我很清楚就是你在明天晚上殺了我的!』輪我話還沒講完被她打斷。 現在我終於知道,原來她不是時空旅人,她是個有被害妄想症的神經病! 「媽的!妳如果那麼咬定妳是鬼,妳倒是說說看我是怎麼殺了你的啊!」 我氣得大吼! 出乎意料的她竟然語塞了,我還以為神經病都是滔滔不絕的。 『我…我想不起來,不知道為什麼,跨年夜那晚的事情我完全都想不起來了……」 「小姐,這世界講究證據的,你不能莫名其妙的就這樣來說別人殺人,而且還是……還沒殺…!?況且妳不記得發生甚麼事,怎麼能一口咬定就是我?」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可以那麼確定是你把我給殺了的,但我就是知道。也許鬼就是有這樣的能力吧,就是可以確切知道是誰殺了自己,你看很多無頭冤案不都是往生的人托夢告訴警察才破案的嗎?』說著說著她竟然自己分析揣測起來了。 「那是人家很清楚知道自己怎麼死的好不好,妳連這個都想不起來,還好意思來跟我討債?」 我感覺自己的胃酸不斷湧出!妳是鬼耶小姐!連這種事都要用推測的?當鬼也專業點好嗎!……我發現自己的耐心快用光了。 她好像還想說什麼,臉上盡是不服氣的表情,但顯然已經沒有可以反駁的,看得出來相當沮喪。 我開始覺得她有點可憐。 「好吧好吧!既然妳一口咬定妳是鬼,至少……證明給我看妳是鬼,總可以了吧!」 沒等她回答,我就伸手過去摸她的手臂,破觸到她的皮膚的時候,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觸感,類似靜電那樣的感覺,酥酥麻麻的滑過,而且她的皮膚很光滑,好像陶瓷娃娃一樣的細緻,同時,也像陶瓷娃娃一樣的……冰冷。 「是頗涼的啦,不過我聽說女生常常會手冷腳冷的,這樣也不能證明甚麼吧!」 『我也不曉得要怎麼證明……不過,就在我進到我家確認時間的同時,我也發現我爸我媽根本就看不到我,我還在他們前面大喊揮手耶,但顯然他們就是不知道我在他們身邊……』 「那為什麼我就看得到妳?甚至摸得到妳?」 『鬼好像就是有些人碰得到有些人碰不到吧,我才剛剛當鬼,這方面我也不是很瞭……』 這算是幫我上了一課,現在才知道,原來鬼也有菜鳥就對了。 她頭低低的,身體好像開始發抖,用快聽不見的聲音說:『我……我好害怕,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知道自己死了,那種知道自己已經死了的感覺好恐怖、好難過,心好像被抓得緊緊的痛……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一直哭、一直哭……我拼命回想,都只能回想到我為了晚上東區的跨年Party,早上上班前花了兩個小時費心打扮的事……出門之後的事全忘了,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突然,』她猛然抬頭,『我的腦子像被雷打到一樣,出現你的樣子、還有你的名字,就像有人刻意把你的資料給我看似的,不知道為什麼,我變得非常確定,是你在明天晚上把我給殺了的。』 聽到這裡,我已經不知道要做甚麼回應,只好把撐下巴的左手換成右手,吞了一大口口水。 接著她瞪著我,語氣開始激動! 『我就想到,既然已經回到今天,我這時也還沒死,搞不好就是老天爺要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可以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但我不認識你,也不知道要到哪找你,就專心的想著你的樣子,然後我就到你這邊來了。』 說完,她突然瞅著我,露出懷疑的眼神。 『你真的不認識我?』 「真的不認識啊!而且我可是個道道地地的好人,除了曾經有撿到100塊沒有拿去警察局之外,我可沒做過甚麼壞事,也沒有前科、也沒跟人結過甚麼怨啊!當然啦!我也常有我那個臭老闆怎麼不去死一死的念頭,那也只是想想而已!我真的只是個很普通的人啊……而且我也想不出有甚麼理由,我會熊熊去殺一個我根本不認識,連看都沒看過的人……」 這時女人手撐著茶几,伸著頭惡狠狠的瞪著我的眼睛,好像想從我眼裡看到甚麼隱瞞的真相似的………然後突然洩了氣,沮喪的坐回去。 『真的…你說的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你沒說謊。』 我差點沒笑出來。什麼嘛…鬼還真方便哪……甚麼都不知道為什麼就能知道了,如果我能像這樣不知道為什麼就知道明天樂透開獎號碼就好了。 「妳知道我沒說謊就好了,但我還不知道妳到底是不是神經病咧!」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證明,但請你相信我,而且拜託你要幫我!』 幫個鬼咧!…… 「妳如果不能證明妳說的話,我是不可能幫妳的,而且,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幫啊!」 「那我就一直糾纏你!」女人抓緊了拳頭,突然很激動的上身傾向我說:「讓你每天做惡夢……然後吸你的陽氣……然後…然後……」 「哼!我看妳連怎麼做這些事都還不知道吧……」我突然覺得很好笑。 女人臉上的兇狠眼神,像倒塌的積木,一下子全垮了下來,她低下頭,用手摀著臉,整個人虛弱了不少,沒半响,開始出現啜泣聲。 看她這樣,我的心突然有點糾結……別哭啊,我最怕女人哭了…… 上一個在我面前哭的女人,是我一個被她男朋友甩掉的朋友,她有天晚上突然來找我,邊說邊哭,接著就一直哭,停不下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靜靜地聽她斷斷續續的抽泣,不久,她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了:『阿銓,還是你最好…謝謝你,每次都陪在我身邊…我現在也只有你了…』… 結果她就靠了上來,開始不斷的親我,我嚇傻了,那是我第一次接吻,她的嘴唇觸感很生冷,有點乾硬,沒有A片裡女優的嘴唇看起來那麼溫潤柔軟,然後我臉上也塗滿了她的眼淚跟鼻水,雖然這樣,但我還是勃起了,我伸出雙手抱住她,就任由事情發生了,那晚是我的第一次,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女生是這麼讓人拒絕不了的動物;隔天早上,她對我說:『謝謝你。』接著穿上衣服,走了,沒有再給任何隻字片語。 這也算是我收過最大張的好人卡,後來,聽說她跟甩她的那個男友沒兩天就復合了,我心裡卻沒有什麼吃醋的感覺,反而覺得,那一夜其實我們算是做了個公平的交易而已吧!我給了她安慰,她付給了我身體,對我來說,這應該不只是銀貨兩訖,我應該還算賺到了吧?只是麻煩的是,她不知道怎麼搞的,竟把跟我上床的事情說給說了…… 我忘了從哪裡聽來這件事,但我開始想像,若我是她男友,我應該會氣死吧……結果咧,有天傍晚突然來了一群流氓,我猜應該是她男友找來的,闖進我家,把我狠狠痛扁了一頓,我從來沒被人這樣扁過,不曉得竟是這麼痛,整個人好像散掉了一樣,我好像昏迷了很久,之後就出現失憶症狀了,只記得自己被打,但腦裡的時間軸都模糊掉了,可能是頭有受到傷害吧,之後每天都昏昏沉沉的,到最近才好一點;不過,我沒想過要報復,畢竟是上了人家女友,我總覺得自己吃這頓是應該的…… 女人哭就沒好事,所以別在我面前哭啊拜託…… 回憶過去讓我分神了,不過她好像也哭到累了吧,靜了好一下,看著她的臉,突然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但實在想不起來……我仔細端詳她哭腫的眼睛,看著看著,卻發現她有點不一樣了,臉上好像多出了一些條紋,咦……不對,那些藍白條紋是我房間牆壁的條紋,不會吧?她竟然變透明了!?才發現這點,這說自己是鬼的女人就這樣加速的淡化掉! 直到這時,我才真的跳起來!不斷往後退撞到書架,而那個女的就這樣淡化到完全消失。 我靠!她就這樣不見了?就在我眼前這樣消失了!我的媽啊!竟然就這樣證明了她剛剛所說的那些話!難不成我也變成非得幫她不可了嗎? *** 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窗外就射進了白天的陽光,我昨晚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啊?還忘了沒有跳出遊戲,讓電腦開了一整夜,然後才突然想起,今天已經是今年最後一天,12月31號,根據昨晚的預告,我將會在今晚殺掉那個女人。 我還是搞不清楚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該不會是做夢吧?這是一場鬧劇嗎?還是科技現在已經進步到某個我無法觸及的地步?(身為一個科技宅男竟然有這種想法真是丟臉!) 詐騙集團的等級已經從電話跟簡訊大幅進步到了3D立體投影,可以直接將影像投射到你家房間,能跟你即時對話甚至讓你觸摸得到,然後來騙你的…… ……對啊,騙我的什麼?我一個窮宅男有啥好騙的?更何況她也沒要我匯錢就不見了。 我起床簡單收拾了一下房間,我房間不大東西卻塞滿滿,這全歸功於我那對不准我把「這堆垃圾」擺到外面、卻允許你整天跟這堆垃圾塞在裡面的父母。我把地上的矮桌收起來,卻不太敢一直看她昨晚蹲坐的那個位置,怕她給我像突然消失一樣又突然出現,我一定會嚇到腦漿噴出來。那個位置似乎還殘留著什麼怨念,她啜泣的聲音也好像還迴盪在這狹小的房間裡,耳朵裡迴盪著她斷斷續續的呼吸聲,而手指上還有她皮膚那被電流過的酥麻感,昨晚的事情是這麼的真實,但是也太……太扯!我怎麼也無法說服自己! 『嘟嘟嘟嘟嘟……』 房間的電話像警報聲無預警的響了起來,我走過去看到來電顯示,竟然是她?我整個人像聽到警報聲般的寒毛矗立!是那個送我最大張好人卡的「好朋友」、那個曾經讓我在這房間裡「轉大人」的好朋友!那一夜之後,我就沒再見過她,她後來只傳簡訊來說他們復合了……在我被痛扁到腦震盪之後,她也沒有來慰問,我是真的不怪她啦,所以現在打來,是要說抱歉的嗎? 我不知道接起來要說什麼,就讓電話響著響著,進入留言。 『阿…阿銓嗎?我是小卿,好久不見了,嗯……最近好嗎?』 一點都不好,好個屁啊! 『我一直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我跟Peter……雖然復合了,但是他對於那件事一直耿耿於懷,前幾天…我們又吵了一架。』誰叫妳要跟他說?……什麼又吵架?那別再來找我拜託! 『他一直說他不能接受,但那時明明是他先甩我的,我們那個的時候我也算沒有男友了,怎麼現在弄得好像是我的錯一樣?』她的語氣裡充滿淚水,讓我想起那一夜她的臉龐。 『只怪我不該把這件事跟他說,我好後悔,現在真怕他一時氣不過,對你怎樣的話就慘了!』 唉!看來她還不知道,我早就被他「怎樣」過了。 『但你不用擔心!我前天有打給小馨,她…啊,對不起你不認識,小馨是我跟Peter的一個好朋友,大概只有她能幫我開導Peter了吧!我有請她幫我跟他好好講一講,小馨說她會盡力而為的!』 小馨?小馨?我重複著這個名字,這會不會太熟了一點…… 『應該不會有事的,不過你這幾天也注意一點喔!如果有發生甚麼事情,一定要跟我講喔!那,那就這樣了……謝謝你,掰掰!』 語音留言結束。 我靜靜的坐著,摸摸頭,想起頭當時被打得有多痛,但如果那個Peter沒告訴她他有找人來打我,那我也不會說的,事情就讓它結束吧!讓那個Peter發洩一下也好,這一頓就當我還他的好了,但,那個痛楚我應該永遠也不會忘記,突然想到不知道誰講過的一句話:原來愛情,那麼痛。 ……痛個屁啊!我在這裡詩情畫意個什麼勁?那個小馨,不會就是那個徐玉馨吧? 我跳到電腦旁邊,把資料夾一個一個卯足勁的點開!我想起來為什麼我對那個徐玉馨的長相有印象了!我跟小卿是四年前在MSN上認識的,第一次出來見面之前,她有丟一張她跟朋友的合照來給我;一下子就找到了!那張照片我將它點開至全螢幕,昨晚那個號稱自己是鬼的女人,又清晰的出現在我眼前。 那是張三人合照,好像在美式餐廳裡,小卿坐中央,左邊是他的男友Peter,不過那時還不是,右邊則是那個徐玉馨,老實說徐玉馨長得比小卿更漂亮,小卿是清秀型的,徐玉馨則是裝扮完可以當模特兒的規格,我還曾經開玩笑的說我也想認識她,不過後來就只跟小卿來往,也慢慢喜歡上她,徐玉馨這人就被我淡忘掉了;當小卿跟Peter在一起的時候,我確實失落了好一陣子,畢竟小卿一直都只把我當成她最好的男性朋友,但那跟「男朋友」,的的確確是完全不同概念的存在。 我終於知道這個徐玉馨是何許人也,照她所說,我將會在今天晚上殺了她,但是……我為什麼要殺她?她還幫我和小卿去跟Peter的說情呢!雖然很顯然的沒有成功,但人家有心幫我,我哪有什麼理由要傷害她呢? 啊!我懂了!一定是徐玉馨這傢伙根本沒去說啊?所以我還是被扁了! 但即便她沒去講,我也不可能因為這樣就去殺她,別說是殺,我其實也沒有怪罪她啊!我可是很公平的天秤座,可是個和平主義者,只因為人家沒去講,就這樣就去怪人家,未免也太小氣了吧!更何況,對於被打這件事,我真的一點、一點想要報復的心態都沒有。 桌上鬧鐘顯示11點03分,早就過了我應該上班的時間,但我怎麼也提不起勁,我不斷掙扎著:今天翹班嗎?要用甚麼理由?「對不起我昨天見鬼了,所以腿軟去不了公司?」 ……唉……鬼才相信咧! 撥到公司打算請假,我決定先不做預設,在我老闆問的當下用脫口而出的理由來決定我為什麼請假;響了兩聲之後通,是老闆的秘書接的,她的聲音還是這麼的嗲,她在老闆床上的叫床聲應該聽起來更銷魂吧? 『王德川辦公室你好!』 「喂,我是陳奕銓,我想請假……」 『喂?哪位?』 「喔,我是陳奕銓,我…」 『喂?喂?您好,我聽不到您聲音喔?』… 「喂?喂!聽得到嗎?」 『喂喂?聽不到您聲音喔!…』…… 電話裡不斷傳來「沙沙沙…」的雜音,中間更夾雜了一些電訊的干擾聲,不知道怎麼了秘書好像聽不到,任憑我怎麼大聲,對方顯然就是聽不到我這邊的訊號,正當我想掛掉的時候…… 『陳奕銓嗎?』 我趕緊擺回耳朵,卻這聲音絕對不是我老闆的秘書,一點都不嗲,而且有股熟悉的空靈感在我的耳旁蔓延…… 『你怎麼會打給我?你怎麼知道我正想要找你?』 我全身起雞皮疙瘩,尿意全都湧上來,毫無疑問,是那個叫做徐玉馨的鬼查某! 「我…我沒有要找你啊……」 『你知道我的電話?你想起我是誰了?』 她的聲音斷斷續續,但還不至於聽不見她的驚訝。 「我…我沒有要找你啊……」 『你知道我的電話?你想起我是誰了?』 她的聲音斷斷續續,但還不至於聽不見她的驚訝。 「想起妳個頭啊!我是打我公司的電話要請假,而且剛剛明明就是秘書接的!」 電話上的屏幕,上面我撥出的號碼的確就是我老闆辦公室的電話。 『這倒怪了!我才想說要去找你,手機就響了,我接起來就聽見你在鬼吼,而且我馬上知道就是你打來的!』 「妳有手機?妳不是鬼嗎?」這個疑問我想不是只有我會問。 『我本來就會隨身攜帶手機的......不過知道自己死了之後就一直沒想過身上還有手機這件事。而且還能接到你的電話,太神奇了!會不會是因為我剛好要找你,而你正好在打電話,然後就像我出現在你房裡那樣的就連上了?』她聽起來頗為興奮。 「用妳的鬼設定就變成什麼都能解釋得通,但妳真的是鬼嗎?妳該不會是詐騙集團吧?」 驚訝加上驚嚇,對這件事的真假我真是越來越懷疑了! 『你這個窮鬼有什麼東西能讓我詐騙的啊?』她也火了:『不然我現在立刻去你那邊!』 「不要!不要!妳不要過來!有什麼事情電話講就好!」 『………』 『你知道為什麼要殺我了嗎?』她靜了一下,然後悠悠的再開口。 「這應該是我問妳吧?妳想起來為什麼被我殺了嗎?」 『沒有,我現在在我上班的地方,就坐在我自己旁邊,看著我自己打著文件,做我每天都會做的是;我真的不得不說,看著自己的感覺,真的真的很詭異。』 「妳昨天為什麼突然消失?」 『我也不知道,我哭著哭著,抬頭之後,就發現我在我辦公室了,而且已經白天,看日期才知道已經到了今天早上,然後我看到自己走進來上班。』 看來她又莫名其妙的穿梭時空了,據她說跑來我房間之前也是在哭,搞不好哭就是她穿越時空的契機什麼的…… 「喂?」我問。 『什麼?』她回應。 「我其實還蠻想問妳一件事的,妳死了,靈魂卻回到妳還沒死的時間,妳有認真思考過這件事的意義嗎?」 『不就是要讓我阻止事情的發生嗎?』她似乎理所當然地認為如此。 「我們假設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好了,若真的是要妳阻止事情發生,那,為什麼要讓妳忘記妳怎麼死的?」 『……嗯,對喔,為什麼呢……?』看起來真是個頭腦簡單的女人。 半响,我們兩個都沒說話,手機裡開始出現沙沙的聲音。 (...next:【你殺了我(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