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基因創意

關於部落格
廣告就是一場冒險,至今我仍不覺得安全......
  • 186280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法作弊的人生

先不講年終獎金這種由不得你的事,就說尾牙抽獎這件完全由你決定的事……什麼?你說應該相反吧?年終獎金才是看自己一年來努力的證明,抽獎才是由不得自己的事吧!會這樣想就說明你實在是淺了,話說在這個見鬼的年代,怎麼還會有人蠢到認為「努力」會「等於」年終呢?這件事完全是要看你進什麼公司好嗎?

去年前你若是在台中某間牛排館工作,
90個月的年終就能讓你接下來五年不用工作,今年前你若是在富X銀行或X邦金控上班,10個月的年終就足夠你買輛進口車來開,反過來說,加班加了一整年、做到吐血送醫,年終獎金還是一句「感謝各位今年的辛苦」的也大有人在……你說這是命不是命?這由得了你嗎這?至於抽獎,當然是完~~全是由你的手氣決定的,上天堂下地獄完全掌握在你手中,怪不了人,尾牙後家裡會不會多台60吋液晶電視完全就看你手洗得夠不夠乾淨,你說這不是全憑你來決定的嗎?
 
只是剛剛才說到手洗的乾不乾淨跟抽電視這件事,忽然間心頭一緊,就像菀嬪知道四郎只把她當純元替身的時候那樣,一陣痛楚熊熊傳來,某段跟若曦和八爺同樣見不得光的陳年往事,就這樣隨著心跳擠壓上腦海,被我給記起來了,這時候若不把這件事說出來,只怕我會被束縛一輩子,終生抽不到好獎品……
 
就在那個賈伯斯還沒有用iPhone改變世界、馬先生還沒有變成過街老鼠的時代,當時我剛升大四,終於擺脫陽明山那可怕的天氣,搬到山下,而就在那時,陪伴著我全家十幾年、又跟著我到文化大學三年的大同電視,也終於壽終正寢,不騙你,我很感傷。
 
此時我的新雅房設備一應俱全,吃的喝的穿的玩的裝飾的,通通不缺,除了床板之外,就只附了一張破書桌。(連椅子都沒有喲!)要不是看在它的格局與日式木造地板,你給我錢我也不會住。

佈置好之後,你可以看得見門邊,有個很典雅的木製電視櫃,
上面
……擺了一盆很漂亮的向日葵……
沒有電視機啦!我讀廣告系不看電視難道要去畫招牌嗎?
我要看電視!我要看72頻道以後的台……不是,我要看廣告!

不過你知道,當上帝為你關了一扇門,你老爸定會幫你打開另一扇窗。

就在此時我老爸打電話來了:

「小子!我們工廠要吃尾牙了!」你公司吃尾牙關我屁事?

「我們要辦賓果抽獎喔!」沒辦才奇怪吧?

「頭獎是29吋電視機喔!」我超賽的,沒中獎運。

「你老爸我是主辦人兼主持人吶!」啊不就很厲害?

「籤桶是我準備的喔!」好可憐還被ㄠ去做籤桶吶……

「你要不要電視機?」

!!!

「我不要!......再等待了...

當天傍晚我就買了車票直奔桃園,撞倒一個人、弄丟一把傘、但是可以拿到一台電視機。

雖然我老爸是一個忠貞的國民黨員,平常老擺一付道貌岸然的樣子,但你看他兒子~我就知道,人的劣根性其實只是被世俗的父慈子孝給稍稍蒙上一層灰,只要利益當前,父愛加上子貪,人性可貴的光輝就這樣被擦亮了!

我承認我在火車上有想到,難道你爹娘沒教你不能作弊嗎?他可能有教過,但畢竟年代久遠,新時代要有新觀念,為什麼要說成作弊這麼的罪惡呢?我們只是去爭一個機會……一個百分之兩百的機會罷了。

所以當我傍晚看到老爸的時候,總覺得他頭上,正散發父愛的光芒……

晚上,老爸工廠的燈全部打開,還繞上了彩帶與七彩玻璃紙,舞台和卡拉OK也準備就位,滿滿的辦桌菜鋪陳了一道又一道的美味佳餚,員工老闆來來去去,熱熱鬧鬧的準備晚上的尾牙同歡晚會,看到這一切,我只想說……

這一切都是多餘的。

晚會的節目是老爸規劃的,反正就是一群老頭吃吃喝喝、還有一大群泰勞隨時被點上台,唱走音的家鄉民謠,然後大家玩賓果等抽獎,呆頭呆腦的吃了一堆油脂下肚領一個不值錢的獎品回家……幹嘛浪費時間,說了那麼多還不是要給我?我怎麼不直接走進去將電視抱回台北,就能直接看彩虹頻道不是,是龍兄虎弟了!

看看獎品,大約有30幾個獎,一堆什麼百貨公司禮券……老婆逛一趟SOGO就再見依媽司;然後什麼兩百元、最多到三千元的現金,大概被同事拱去請個客還要倒貼;接著是像電磁爐啦熱水瓶啦電熨斗啦電動按摩棒是電動按摩「背部」棒之類的小家電,每個人家裡大該都有個兩套等著中秋送人吧?想想真是為你們感到哀傷啊!最大的獎品跟你們無關,若你們地下有知…(?) 一定感到悲憤不已吧?

晚會開始,賓果遊戲,很無聊,台下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張賓果單,主持人抽號碼叫號,先連成五星的就賓果,可以上台抽獎,基本上就是一直抽,一定讓你賓果,只是先後順序,人人一定都有得抽。

啊~~只是你們早抽晚抽都一樣啦,抽得到頭獎我的頭就讓你打包回家。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說說我們天衣無縫的計畫!
 
古人說的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既然要作弊就要漂漂亮亮的才行,所以我跟老爸的配合,也必須達到天人合一雙劍合璧疏而不漏的境界。

籤桶基本上就是一個挖了個圓洞的紙箱,為了怕有人偷看還在洞口黏上放射狀剪裁的色紙;籤則是橙色的乒乓球,上頭用油性筆寫了中獎號碼,上台抽完後交給主持人(也就是我爸),我老爸會大聲的幫你把幾號唸出來,天堂地獄就這樣決定。

所以我們就在辦公室裡,細心的把「1」號球,也就是頭獎的球,用膠帶黏在箱子的右上角,我只需要在上台的時候,把它拿出來直接交給我爸,他就會幫我把我的大獎大聲唸出來!這麼簡單的作弊,如果還能失敗,不是我智障就是我爸手眼不協調!

吃著吃著,一整桌菜實在讓人難以下嚥,尤其當你的目標就在前方,卻還要跟一群你不認識的泰勞做一堆前戲的時;而且你很難想像當他們用泰語問我幾歲的時候,我不但懂意思還能夠回答到他也懂,這才真正體會大家幾百萬年前都是同一個村子猩猩的殘酷事實。就看到老爸在台上賣弄風騷,跟老闆和員工們唱歌唱的很開心,都不知道他兒子正使用原始本能在幫他跟這群阿斗仔作公關,為了一台電視機我真他媽的仁至義盡。

但我覺得我真的很賽!大家一個接一個賓果了,興高采烈的上台抽獎,但為什麼怎麼賓就是賓不到我?當然,大獎一直都沒出現,但是天生容易緊張的我還是每次都會倒吸一口氣,看著自己手上那塊沒用的賓果牌,真的還不如多吃幾口油飯來的解悶。

不知不覺,晚會已經接近尾聲,菜吃的差不多了,獎品也不多了,大概剩不到十個沒抽,你此時可以很明顯的區分出誰是還沒抽獎的人,因為他們表情異常緊張!甚至還有個泰勞雙手合十,嘴裡念啊唸的不知在念哪一國的禱告。我那時真的很想跟他說,孩子,夢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我忘記是哪一個號碼讓我賓果的,反正就是當我嘴邊還掛著螃蟹時,我右耳傳給我的右眼,然後告訴我的右腦:我賓果了!「邊果!邊果!」我嘴邊掛著螃蟹腳站起來舉手。

呵呵,吃了一肚子海鮮,我終於要迎接勝利的果實,接受眾人的驚嘆。

上了台,跟老爸交換一個簡單、而複雜的眼神,那一時間的交會,我突然發現老爸~好慈祥,好像十幾年來我們的爭吵都不再重要,父子之間沒有隔夜仇,所有的恩怨都可以一筆勾銷,我永遠不會忘了十歲那一年你打得我嗤哇亂叫還叫我罰跪兩小時的事情,不過現在的我都可以原諒你……

我還給了台下一個靦腆的笑容,大家還以為我有禮貌小害羞,其實我是在向你們道歉懂不懂啊!正所謂「賤人就是矯情」,這時候矯情一下也是剛好而已啦!

手伸進洞,怎麼忽然有點小緊張?這過程大約花了一秒鐘。
手用力的喇出聲響,讓大家知道我真的有在抽,這過程大約花了一秒半。
手開始往上尋找,咦,在四個角哪個角落啊?這過程大約花了一秒鐘。
臉上再次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看了老爸一眼,ㄟ摸到了!這過程大約又花了一秒鐘。
發現膠帶黏得頗緊,我得花些力氣單手將它扯下,這過程大約花了兩秒鐘。
扯了下來,不對,怎麼這膠帶這麼長啊?這疑慮大約花了不到一秒。

我縝密且精細的腦神經中突然閃過了超過一百種可能性,而其中一種最為驚悚:萬一抽起來長長的膠帶露在外面被人看該怎麼辦?老爸的數十年的清譽會不會在這件事上翻船?這千頭萬緒停留在我心裡的時間不超過八分之一秒……
 
我當機立斷要把膠帶先給除掉!

「ㄟ!哪有人抽獎抽那麼久啊?」底下有人叫囂。只見老爸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單純,用眼神的餘光告訴我:「你在衝啥小?還不快點?」

你知道單手把膠帶除去其實是一件蠻困難的事情,而且還是在台下鼓譟的情況下,我冷汗開始從毛細孔滲出,我可以感覺每個人的疑慮、責備、不解、猜測的眼光全都停留在我瘦小的身上!我的手指此時震動的頻率,大概只有加藤鷹能夠感同身受!
 
終於除掉啦!膠帶黏在我手上,我花了不到半秒將它剃除,接著就要將手提起……

悲劇發生!一號球居然從我手裡滑掉了!

我的心情登時就像被屠宰場選中的肉雞一樣,也像被發現停在晚餐的碗上的小強一樣,更像是菜脯蛋要被抓來剪指甲一樣,都是……

完了!

沒有時間考慮,手立刻再往下想要在掉下的位置撈起那顆珍貴的一號球,但是卻碰到大小重量一模一樣的三四顆,這下可好,哪一顆才是我朝思暮想的電視機呢?台下鼓譟依舊,老爸不解的眼神依舊,我的冷汗狂流依舊,我沒有時間再想,我毅然決然地將(希望是)一號球拿出箱外!

「好,他抽到的是……6號!」

我永遠永遠,不會忘記老爸那一瞬間的表情!

他那種先是開心的舉起,嘴裡開心的唸出「他抽到的是卻赫然發現接下來要唸的竟然不是 1 號而是 6 號的震驚,臉色陡然一變,還必須立刻回復開心表情,再「大聲唸出來」的臉部神經變化……那種立即換過來又要換回去的表情特技,這輩子除了他,我只看周星馳做出來過。

最後,我抽到了我已經有兩台的熱水瓶,和一張黏在我手上的透明膠帶。

我忘了我到底是怎麼結束那餐飯,也忘了下一個抽到電視機的女員工她雀躍的模樣,更忘了走下台後泰勞傻傻的要用他的SOGO禮券跟我換熱水瓶的笑容……

我只記得,老爸那不可置信、好像見到鬼、又發現原來是人扮的、卻又發現那個扮鬼的人真的是鬼……之類的那種收驚前狀態;一顆頭搖到快要掉下來,不敢相信他兒子怎麼竟然會笨成這個樣子……

我實在是不想去想這個故事帶給我們什麼教訓,更不想相信什麼人在做天在看的笨蛋天理循環,有的話大概就是作弊這種事還是只有聰明人才能作......反正回程我的頭被我爸打得快歪掉,而我的表情也一直停留在,1號球掉下去的時候,我瞬間凍結的詭異笑容上……

回到家,
我的木製電視櫃上,依舊還是那一盆蠢向日葵,搖來搖去的不知道在笑哪個蠢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